钦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乐视再掀大屏生态大胆者的游戏

2019/05/15 来源:钦州信息港

导读

乐视再掀大屏生态:大胆者的游戏?吴俊捷乐视从来不缺少故事。如今,其自身也成了难拆解的故事之一。创下138.8亿元净利润亏损、5

乐视再掀大屏生态:大胆者的游戏?

吴俊捷

乐视从来不缺少故事。如今,其自身也成了难拆解的故事之一。

创下138.8亿元净利润亏损、56.19亿元债务将于2018年到期乐视()近日的2017年年报使其再度成为外界避之不及的噩梦。相较之下,承载乐视大屏生态战略核心的乐融致新(此前被称为乐视致新、新乐视智家)至今仍具吸引力。

乐视近日公告称,林芝利创(腾讯旗下)、京东邦能(京东旗下)、苏宁体育、佰亿投资、TCL团体等拟以近30亿元注资乐融致新。面对《中国经营报》的采访,各方对于平台+内容+终端+运用的大屏生态价值的认可及期待也毫不讳言。但大屏生态场景稀缺性递减、乐视超级电视信誉透支和品牌重塑的不确定性等都削弱了这类愿景落地的可能性。

新近的增资也强化了外部对于乐融致新或从乐视出表的预期。而这一旦落地将会使乐视沦为缺乏核心资产的空壳。

大屏的号召力

注资乐融致新是深思熟虑的战略布局。TCL团体内部人士对本报称,其在注资前已了解到乐融致新资不抵债的缺血状况,主要是看好以智能电视为核心的家庭互联产业未来的前景。

据乐视2017年年报显示,乐融致新净资产为-18.18亿元,净利润为-57.64亿元。乐融致新的估值已由2017年初的300亿元缩水至如今的90亿元。与TCL集团一同注资的林芝利创、京东邦能、苏宁体育、佰亿投资,分别拟以现金增资3亿元,各占股约2.56%。

各合作方内部人士在接受采访之际,均表现出了意志上的高度类似大屏生态乃核心诉求。数位受访人士认为,借助与乐融致新的合作,腾讯的视频、苏宁的PP体育等内容资源取得了新的分发渠道,会员及广告等收入也将获提振。

乐融致新早在2016年便持股TCL集团旗下TCL多媒体20.09%股权。此次合作初步肯定在智能硬件研发、供应链管理、售后服务、大屏应用等领域。TCL集团董秘办人士表示,不排除将乐融致新作为华星光电(TCL集团旗下面板业务核心载体)面板输出口的可能。

相较之下,名不见经传的佰亿投资被部份机构人士疑其背后实为恒大集团。据天眼查信息显示,佰亿投资的实际控制方为东圳投资,实际控制人为郑博文。

本报也注意到,东圳投资与恒大集团并非毫无交集。层层股权穿透以后,东圳投资间接持有西安耀凯置业有限公司49%股权,而另51%股权的出资方属恒大集团旗下的恒大地产团体西安有限公司。值得注意的是,郑博文实际控制东圳投资、佰亿投资等8家公司,获核准的日期大多堆叠在2017年10月10日、2017年10月11日,且营业期限均始于2016年9月27日,注册地点均系深圳市福田区园岭街道红荔路2002号园岭大厦8楼。8家公司极可能都是郑博文注册专注于不暴露真实投资主体的影子投资平台。浩泽资本合伙人赫信等人士对本报透露,恒大集团基于避免股价波动等不确定性因素干扰,极可能是通过将资金交由东圳投资代持或向其注入资金流的方式,交由东圳投资子公司佰亿投资来增资乐融致新。

本报就此向恒大集团、佰亿投资求证,但双方均回应称不太清楚。另有地产业内人士也表达了类似看法。若恒大集团悄然潜入乐融致新,布局也将是紧扣家庭文娱等非地产业务。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直言,大消费业态契合地产企业转型升级路径。

在近30亿元的资金注入前后,乐融致新还先后与腾讯、京东达成了视频内容服务、电商、会员账户、广告系统、物流等领域的合作协议。

这种从资金到战略层面的密集性行为被业内视为直指大屏生态的主布局线。公司将结合分众自制和生态开放战略,打造以智能电视为核心的大屏互联家庭娱乐生活,努力成为以家庭互联为平台的消费升级大潮的引领者。乐视回应称。

大屏再进击

各投资方增资乐融致新的背后是大屏生态仍具想象空间。

大屏生态不仅是家庭生活不可替换的场景,也是布局IOT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中平资本总裁吴平称,大屏生态的潜力及价值决定了它仍是资本追逐的焦点。

大屏生态理念的核心载体之一便是互联电视。早在乐视于2013年以超级电视搅局之际,互联电视一度被视为是智能家居、客厅经济的重要入口。

但2017年受制于面板上行、终端消费乏力等,黑电企业销量同比下降8%左右,跌至近十年新低。其中,互联电视首当其冲。而互联电视领头羊乐视超级电视的市场份额被势头正酣的小米、夏普等快速抢食。尽管乐视超级电视对2017年度销量秉承沉默姿态,但中怡康消费电子事业部总经理彭显东预判,乐视超级电视2017年销量为150万台左右。而乐视超级电视2017年初提出的销售目标是保700万台,争800万台。

在债台高筑、供应链瘫痪、贾跃亭远赴美国等负面信息冲击之下,乐视超级电视苦心经营四年有余的品牌与信誉严重受损,这成为很多乐视超级电视拥趸者选择变换阵营的关键。

家里的乐视超级电视在2017年11月前后基本上就处于片源等会员福利半休克的状态。乐视超级电视使用者张晓等数位用户直言,在内容大同小异的背景下,小米电视背后的物联生态赋能、暴风TV的性价比等令乐视超级电视愈发暗淡。

孙宏斌自2017年7月入主乐视以来,何尝没有尝试挽救这类局面。据悉,乐视超级电视不惜祭出价格战的杀手锏、将全渠道的销售职能集权至乐融致新、进行管理层的调整、打造扁平化及高绩效团队等组合拳策略,但未能力挽狂澜。

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情形是,电视、、冰箱等所代表的大屏生态的性正逐步被证伪。这从BAT等悉数借助智能音箱等打造语音交互场景可窥见一斑。有数位黑电企业人士向本报大胆预判,将AI技术流吃透用活者必将能快速收割电视消费升级的红利。这意味着,乐融致新除了要重塑渠道、修复品牌形象等,还要快速跟上行业的技术风向标。

未卜的归途

此次增资后,乐视仍为乐融致新的大股东,但控股比例从40.31%下降到33.46%。天津嘉睿仍为乐融致新的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由33.50%降至28.23%。同时,乐视控股所持有的乐融致新18.38%股权处于冻结状态,且部分或全部将进入司法拍卖程序。此前有媒体称,孙宏斌成心拍下这部分股权。而乐视也向本报表示,公司存在因控股子公司部分股权被司法拍卖而致使失去对控股子公司的控股权的风险。换言之,乐融致新存在从乐视出表的可能性,其掌舵人或将转换成孙宏斌。

融创中国并不愿就此做正面回应。广东煜融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吴国平称,乐融致新新的增资及战略合作行为正在强化孙宏斌直接操盘乐融致新的预期。

孙宏斌对大文娱热情的延续升温也得到了乐视影业方面的证实。天津嘉睿于2017年12月增资乐视,顺利跻身为乐视影业的大股东。公司比较早割裂与乐视的联系,业务复苏较快。有乐视文娱人士坦言。

这于乐融致新是重生的机会,但或将乐视拖至退市地步。据2018年季度报告显示,乐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资产为3.04亿元,还没有出现此前市场预判的资不抵债的情况,但没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意见并不是乐观信号。承载大屏生态的乐融致新一直被视为是乐视七大生态中,成熟并变现价值的资产。一旦乐融致新从乐视出表,差不多可以理解成乐视沦为无实质性资产的空壳。赫信等机构人士称,进退两难的处境无疑是考量孙宏斌智慧的时刻。

此前,孙宏斌辞任乐视董事长之际,破产重组、变卖资产还债保壳、退市是乐视三种出路。不少市场人士认为,变卖资产还债保壳或可部分减轻投资者损失。但孙宏斌也明确指出,乐视现在没有资产可卖。有很多乐视股票持有者向本报表示,寄望破产重组。但机构人士则直言,百亿元债务,错综复杂关联交易,涉及证监会、法院等多部门协同,推动破产重组乃系统性工程。

资产注入被不少机构人士寄与厚望。早在2015年,乐视拟将乐视影业注入上市平台。彼时,乐视影业给出了2016年、2017年、2018年,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不低于5.2亿元、7.3亿元、10.4亿元的对赌协议。但这以乐视影业前两年均未完成业绩对赌而宣布流产。

由于创业板企业重组有不允许变更主业的红线,另有地产业内人士直言,不排除孙宏斌后续注入融创旗下主业与乐视高度相似性的文娱等非地产业务的可能性。除了发挥孙宏斌的能量外,寻求外部资产注入看似是可行路径。但在乐视2017年创下净利润亏损138.78亿元的残局下,吴国平直言,奔赴乐视的投资更像是勇敢者的游戏。

月经过多中医辨证
月经过多中医治疗
经期延长怎样调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