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女鬼修真记 第十一章、新的开始

2019/09/24 来源:钦州信息港

导读

女鬼修真记 第十一章、新的开始一瞬间的僵直,马上的轻松:“你说什么呢?那和我有什么相关?”“那你干什么每天把自己弄得这么忙?”斩月

女鬼修真记 第十一章、新的开始

一瞬间的僵直,马上的轻松:“你说什么呢?那和我有什么相关?”

“那你干什么每天把自己弄得这么忙?”斩月的眼光冷冽的盯在她切灵草的动作上。他或许于炼丹之道完全不通,但是他能看得出她切灵草的动作乱了。“你喜欢他?”

“不是。”

“可你的动作乱了。”

深吸一口气,这事不能这么善了了。苏荃停下手里的工作,转回脸来看斩月。

他真的很漂亮!无论是容貌还是气质,真是好看到不要不要的那种。让人看了就赏心悦目,心旷神怡。哪怕如今这轮明月被一层浓浓的哀伤所笼罩,却似乎让这个男人更加动人了。

他的身上有一种有情的味道,这让他的风致里有了惑人的意味。

可为何,面对着这么风姿绝代的男子,她的心情却仍然是苦涩的呢?在意他的大婚吗?或许,她是在意的。他对她来说不是路人。可……她无法原谅他对她做的一切,对曜日做的一切,甚至对他自己做的一切。她以前是敬佩甚至有些崇拜他的,因为他总能打败他想打败的任何对手,最完美的赢下他手中的案件。可现在……他依然站在高点,可苏荃却觉得他那样的高点下竟然满是污秽与血腥。

她不知道该如何定义他,她或许在意……可是,一切,似乎都已经过去了。

她和他是两个世界的人。曾经,她不敢进入他的世界,怕被他舍弃;可现在,是她要脱离那样污秽的权欲中心

女鬼修真记  第十一章、新的开始

。她或许不够强悍,但她却不能舍弃自己。

所以,苏荃轻轻地把手搭在了斩月的肩膀上。她的手有些抖,她不知道她这样做对不对,可是她没有停下来,而斩月也不打算阻止她。他看着她慢慢的凑了过来。她的个头比他要低上一些,她要踮起脚尖来才能凑到他的唇边。

如同蜻蜓点水一般的在他唇上轻轻吻了一下。异乎寻常的柔软让他的心狠狠跳了一下。可他没有动。她好象安心了一些。继续上来又亲了他一下,他依然没动。终于,她在长长吁出了一口气后,搂住了他的脖子……

女孩的嘴唇软糯得不可思议。她的亲吻甜得象是蜜糖一般。斩月的心剧烈的跳动,可是他的手却始终放在两侧,捏紧成拳,丝毫不乱。直到,她困惑地停下了一切。抬头看他。眼中全是惶恐,身体开始颤抖,她的手几乎要脱开他的肩膀时,他才终于把她搂进了怀里。炙热的亲吻,吸吮着她所有的味道甚至不甘满足的开始缠咬。她软成一滩柔水,站立不住。他抱着她,压在了石榻之上。

玄天宗的修士沉于享受的少,所以他们的床铺都是普通的石榻,上面略有薄被而已,甚至连个枕头都找不到。往日他没觉得哪里不适。可是当他把她按在上面时,却突然感觉这石榻太硬了,伤到她怎么办?所以他把她抱在怀里,用他的臂弯用缓冲。可是他的臂弯再软,也似乎赶不上这个女孩的柔软。

她象一汪水一样,一搂似乎是化了。她象一团锦絮般轻柔,却无论如何似乎都抱不到尽头。他想加深存在感,可不管他吻在哪里,咬到了血肉都不能让他感到满足。他的手触到了她的肌理,但滑如琼脂一般的感觉却是直接把他推到了迷醉的深渊。

纱幔不知何时被不经意的扯下。封闭洞府内只有几只明珠微微的闪动着光芒。幽暗的寝室之内无人能看到纱幔内所发生的事,只能听到时而浓重时而压抑的喘息声,有时会有一两声隐痛的轻呼声,可很快就会地被安慰所替代。

没有衣衫滑落。没有鞋袜的失控,只有不断翻滚的身影里渐自安稳的一颗气息……有人,在爱着她……

―――――

苏荃的作息终于恢复了正常。她开始有了心情去再续每日的木筷训练。只要她戳到斩月的手背或手指一下,今天的训练就结束。然后她就继续鼓捣她的炼丹术,而斩月则是似乎每天都有很多的事要做。她从不问他每天在干什么,他也不说。可是。当夜幕降临后,他却是会走入她的寝房。

在玄天宗,徒弟从来是跟着师父一起住的。尤其是只有一师一徒的情况下。所以当斩月正式复出后,苏荃就一直在他的洞府里住着。反正这家伙的洞府足够大,她不过占用了其中的两间而已。以前这样好象并没什么,可是自从那天晚上过后,他却是总会过来。抱着她一起睡,亲吻抚摸,并不过分。

她安心却好象又心慌。有时她想逃避,却会被他强势地搂在怀里,缠吻到她几乎要断气。她有时会控制不住自己流泪,虽然她也不知道这眼泪是为了什么。可是他不生气,他只是搂着她,搂得紧紧。渐渐,她习惯了这样的存在。可是,不管如何,他总不扯开她的衣衫。

“为什么?”她在暗夜里,她的纱帐里,抬头看他,吐气如兰。

而睡在女孩软弱的被褥里,芬芳的怀里的男人却是冷静地看着她:“还不到时候。你还在害怕。”

她因为这样的了解而愧疚,可男人却似乎并不在意。他依然搂着她,用他的方式表达着心意。她渐自感动,所以问出了许多她以前不会问的问题:“你的修为跌到初阶了,你都不着急把它补回来吗?”

“修为回来很简单,可是我的心境有问题,那才是关键。”

心境有问题?苏荃想问,可是她没问出来。斩月想了想,抚在她肩上的手捏紧了一下:“我……十三岁时犯过一个错误,害得临空师叔受了重伤。所以到现在为止,他还在结丹期挣扎;而曜日师兄……是我给了他消息,说那边湖里有个宝贝,所以他才去了那一队的。”

什么?宝贝?

“你知道轮转珠?”苏荃一下子坐了起来。

斩月也怔了,坐直:“你也知道?”

“对。我当然知道。你怎么知道的?”苏荃有点害怕,她不想把事情想到奇怪的地方去。而斩月困惑地看着她,然后……好象明白了:“是沐阳真君告诉你的吧?他让你下去捞的?你是纯阴体质,所以只要收敛气息,那种怪鱼便不会攻击你。”

“这你也知道?”苏荃彻底讶异了。

斩月眸色复杂地看她:“我当然知道。那枚在至阳真尊手上的轮转珠,其实是我派女修先发现的。可后来……那个男人引诱了她,骗走了宝珠不说,还把她杀了。这事门内知道的人并不多。但我师父却知道。因为那名女修……是他的……他的……”斩月似乎很难以启齿,可苏荃明白了。打个手势:“那然后呢?你,你告诉了曜日。那东西……好吧,你们玄天宗弟子的感情真是很好。”什么东西都能让。那么好的宝贝让出去了,甚至……

接下来的话她没说,斩月却明白了。伸手把她搂进了怀里,闭上了双眼:“若是师兄在,我不会这么做。这不关感情好不好的事,而是……之前你对我们都没有那种意思。但你是个出众的女修,又有这样的体质。若师兄可以与你结为道侣,那么对师兄是好事,对玄天宗也是好事。”

“那你呢?你没有考虑过你自己吗?”

斩月没有开口。苏荃却大概明白了:“那位临空真人……资质很好吗?”

“对!在他们那一代,他是最出色的。哪怕现在……我的名气似乎比他响亮一声,剑术好象也更高一些。但若论剑意,我不是他的对手。师兄他输在了筋脉修为之上。是我害了他。”

“他结丹几阶了?”

“八阶。二百多年,他只爬了四阶,爬到了八阶。可是却无论如何也进步不了了。师叔们想了很多办法,丹药秘宝,只要对他有益的从不吝啬。可就是没用。”想起这事,斩月就怄死了。这是他一辈子的心魔,守一师叔说了,若他突破这了这个心魔,他就永远结不了婴。可怎么才能帮到师兄呢?真是所有的办法都想了,却没一个顶用的。

直到,这丫头沉思半晌后,郑重地抬起了头:“玄天宗有极品固元丹吗?”

斩月点了点头:“那东西虽稀罕了些,但还是有的。怎么?你……有办法?”

苏荃莞尔一笑:“当然。而且我也不必瞒你,这种方法不只对他一个人顶用。只要有极品丹药,从炼气到元婴期的心法我都有。通天跃阶术,至阳真尊的法宝。我在做朱绯色的时候,曾经在半个月的时间内快速晋了三阶。”

“什么?”斩月倒抽了一口冷气:“十五天时间,晋了三阶?”

“没错。此法一个大境界只能用一次,过程相当痛苦,但效果绝对显著。唯一的缺点就是必须用极品丹药。而且……”苏荃突然想到了一件事:“你那位师兄平常吃固元丹吗?用这种秘术的人,平常是不能吃补益灵气的丹药的。”

这……斩月摇头了:“这就不成了。师兄他……常吃固元丹。”

那可确实就是一个麻烦了。但有一点,苏荃有点纳闷:“那我上回送来的那个灵气旋涡屋呢?为什么,你们没有给他一个?”(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用户请到。qidi。阅读。)(未完待续。)

达州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柳州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咸宁治疗妇科方法
南京圣贝中西医结合门诊是否好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电话预约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