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鬼咒 第505章 女儿红

2020/01/16 来源:钦州信息港

导读

鬼咒 第505章 女儿红王跃峰躲在李清冬的身后,紧紧地扯住李清冬的衣服,不住地鬼哭狼嚎。苏州圣爱植发医院在哪里北京德胜门心脑血管医院在

鬼咒 第505章 女儿红

王跃峰躲在李清冬的身后,紧紧地扯住李清冬的衣服,不住地鬼哭狼嚎。<-.·首·发

李清冬本来就不大利索,被王跃峰羁绊住,更加狼狈不堪,所发掌心雷连连走空,个回合下来,脸上又多了道血痕。

“好玩吧?”丁二苗藏身在一颗松树之后,低声对康欣怡説道。

康欣怡也吓得脸色发白,虽然眼前的鬼不是太恐怖。她的声音发抖,低声问道:“现在,怎么办?”

“别怕,看我收拾她。”丁二苗微微一笑,带着康欣怡退后步,然后摸出一枚铜钱,蘸了舌尖血,拔出万人斩,将铜钱贴在剑身上,向前挥去。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破……!”

随着丁二苗的一声怒吼,那枚铜钱带着一线红光,直飞向丈外的鬼影。

鬼影正在激战李清冬,却没料到有人在身后偷袭。等她听到不“啊……”一声惨叫过后,那女鬼的身形晃了两晃,就要逃遁。

“哪里走!”李清冬士气大振,住这个会,抬手又是一道掌心雷,劈在女鬼的胸前,把女鬼震出两丈开外。

丁二苗一击得手之后,并不追击,收剑回鞘,带着康欣怡缓步上前,看李清冬捉鬼。

李清冬看见丁二苗来到,自然吃了一颗定心丸,当下奋起神威,朝着女鬼连连发掌。奈何被王跃峰扯住衣服,到底还是不够利索,一花眼的工夫,女鬼已经不见了踪影。

“师叔啊,你怎么不住这个女鬼?”李清冬见女鬼逃遁,难免抱怨,道:“你没看到我被她害得有多惨,一脸都是血痕?”

説罢,李清冬又回头冲着王跃峰发火:“都是你这个累赘,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要不是你扯着我的衣服,我早就了这个女鬼!”

王跃峰也不管李清冬的怒气冲天,看到丁二苗和康欣怡走过来,嗖地一声冲了过去,躲在了丁二苗的身后。感情他也看出来了,还是在丁二苗身边安全一些。

丁二苗走上前,就着月光打量着李清冬的脸,见他那一脸的纵横密布的鬼印,不由得哈哈大笑,道:“李清冬,怎么你的脸,弄得比屁……股还难看?”

“为老不尊,哼,你早就到了,故意不出手,看我笑话的,对不对?”李清冬用手捋着自己的大背头和长胡子,冲着丁二苗大翻白眼。

“李大爷别生气,我们也是刚刚到……”康欣怡不知道他们师叔侄之间经常胡闹,怕他们会伤了和气,赶紧圆场。

“我是给你一个锻炼的会,捉鬼降妖的本事,都是从实践中来的。”丁二苗打量着四周,道:“好了,我们挖开地面,看看那个女鬼,埋了什么好宝贝在这里。”

刚才那个女鬼,丁二苗也观察了半天,没发现她有什么暴戾之气,并非厉鬼,所以才放过了她。要不,刚才打伤她之后,哪里还会让她跑掉?

现在丁二苗感兴趣的是,这地下到底埋了什么,值得女鬼冒死守护?如果不是为了一探究竟,丁二苗早就和康欣怡去宾馆休息了。

在桂花树下,丁二苗用铁铲划出一块圆形的印迹,大约一个平米的面积,然后把铲子递给王跃峰,让他开挖。王跃峰不敢不听,接过铁铲,吭哧吭哧地挖了起来。

王跃峰大概是城里人,没做过农活,挖起土来别提有多磨叽。丁二苗坐在地上看了半天,实在忍不住,夺过铁铲自己动手,让王跃峰滚一边去。

康欣怡拿着电筒,在一边给丁二苗照明。

向下挖了二尺深,丁二苗直起腰来歇了一口气。眼神扫过西北方的时候,丁二苗不由得一怔。

刚才被自己打伤的女鬼,应该还没有走。因为丁二苗看到那边的一颗松树后面,有一双鬼眼在盯着这边。

“李清冬,女鬼在那里,去给我把她过来!”丁二苗用手一指。

没等李清冬回头,那女鬼早已逃之夭夭。

丁二苗吓跑了女鬼,嘿嘿一笑,继续挖土。

“李清冬,你号称神算子,能给我算算,这下面埋的是什么吗?不许用天盘,凭自己本事推算。”挖土的时候,丁二苗説道。

“会不会埋着女鬼的尸骨?”康欣怡接了一句。

王跃峰摇头,道:“我看不像,一定是金银财宝。这个女鬼,生前一定很贪财。”

李清冬从地上站起来,走到坑边蹲了下来,抽着鼻子,突然咧嘴一笑:“丁师叔,我知道下面埋着什么了。”

“是什么?”丁二苗拄着铁锹问道。

“女儿红!”李清冬打了一个响指,説道:“陈年女儿红,如假包换!”

丁二苗盯着李清冬看了半天,道:“好吧,你猜对了,的确是酒。你这鼻子这么灵,可以去刑警队上班啊,省的刑警队养警犬。”

“下面埋的是酒?难道……这还是酒鬼?”康欣怡愕然不已。

“嗯嗯,已经有酒香溢出来了。”丁二苗指着坑中,説道:“很快,就会知道结果。”

説罢,丁二苗一鼓作气,甩开膀子奋力挖了起来。果然,没大工夫,铁锹碰到了一个硬物,发出当地一声响。

丁二苗接过康欣怡的手电筒,弯下腰拨去浮土,坑里露出了一个黑亮的小酒坛。继续松开酒坛旁边的泥土,然后,丁二苗弯腰把酒坛捧了出来。

还没有打开酒坛,就有一股淡淡的酒香,在夜色中荡漾开来。

酒坛不大,大约有五斤酒的容量,上面一层明亮的釉色,黄泥封口。

“看来这里,埋着不少酒啊。”丁二苗搬出来一坛,发现坑中还有酒坛。

李清冬接过酒坛,拍开上面的封口,顿时醇香四溢!

“好酒,好酒啊,也不知道埋了多少年了。”李清冬抽着鼻子,连声夸奖。

丁二苗把铁锹丢在一边,拍了拍手上的灰土,笑道:“李清冬,你去车上拿diǎn熟食过来,咱们就在这里把酒夜谈!”

李清冬大喜,放下酒坛就要动身。

“不要……!”一个凄惨的女声飘了过来,道:“求求你们,不要动这些酒。”

康欣怡和王跃峰,听到女鬼説话,都吓了一跳,不由自主地靠向了丁二苗。

丁二苗眯起眼睛,看着西北方的那棵松树,淡淡地説道:“你终于开口説话了?出来吧,我不杀你。”

“妖孽,你还敢来?”李清冬却勃然大怒,指着丁二苗眼光看向的松树,骂到:“刚才我心存慈悲放你一马,你还不知好歹?今天我让你魂飞魄散,叫你知道茅山弟子的厉害!”

説罢,李清冬摩拳擦掌,做出一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凶恶模样。

“行了行了,也不是什么恶鬼,杀之无益。”丁二苗打断了李清冬的话,又冲着女鬼的方向喊道:“我説话算数,不会为难你的。但是你要不出来説清楚,这些酒,我可就全部带走了。”

见丁二苗发话,李清冬只得闭嘴,摸着脸上的伤痕,敢怒不敢言。

“多谢大人不杀之恩。”十丈外的松树后面,转出一个全身红衣的女鬼,娉娉婷婷地走了过来。

康欣怡和王跃峰同时一惊,一人一边,抱住了丁二苗的胳膊。

“男人抱着男人,恶心不恶心啊?”丁二苗毫不客气的甩开了王跃峰的手,另一只手,却攥住了康欣怡的小手,示意她安心。

“刚才看到的,不是白衣服女鬼吗?怎么又变成了红衣服?”康欣怡和丁二苗两手相牵,紧张的心情稍稍放松,如此问道。

“我説她刚才跟李清冬打架,衣服打脏了,回家换衣服的,你相信吗?”丁二苗笑道。

康欣怡一愣,道:“我信啊,你是捉鬼专家,你的话,我当然相信。”

“哈哈,其实不是这样的。”丁二苗指着走来的女鬼,説道:“一个鬼达到一定的修为之后,可以变化成生前的各种形象来。红衣白衣,都是鬼力变化,不足为奇。”

“鬼怪的世界,没法搞懂。”康欣怡摇头一笑,又问道:“对了,她为什么叫你大人?”

“茅山弟子,行走阴阳两界,在鬼魂面前,就是判官的身份。”丁二苗顿了一下,又道:“打个比方説把,我就是……阴曹地府驻人间大使馆的大使,所以这女鬼,才会叫我大人。”

康欣怡diǎndiǎn表示明白了,又朝着李清冬努嘴,道:“那你师侄又……相当于什么身份?”

“他……,就是大使馆里扫地的。”丁二苗嘿嘿一笑。

説话间,女鬼已经走了过来,在丁二苗等人身前五尺之外停下脚步,弯腰行礼,却是清代的礼节。而且,这女鬼的打扮,竟然是凤冠霞帔,一身大红的嫁衣。

“女鬼清婉,见过大法师……”女鬼万福之后,不敢抬头,低头看着脚尖,道:“刚才多有冲撞,罪该万死,请法师大人千万原谅。”

丁二苗打量着眼前的女鬼,缓缓地説道:“清婉,抬起头説话。死了有多少年了?为什么冒死守着这些酒?”

(今天事多,只有两章,大家见谅。)

苏州圣爱植发医院在哪里
北京德胜门心脑血管医院在哪里
安阳白癜风治好费用
贵阳牛皮癣怎么治
河北治疗白癜风办法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