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十年沉淀你是我的谁

2018-10-26 14:16:49

十年沉淀你是我的谁

值诺从来都不知道春宴那么偏执地爱着单岷树,透进骨子里的情和恨就像时间腐蚀沧海桑田的回忆一样,无处不在。

在你一转身就能看到的地方,我会一直守护着……

在孤儿院办理领养手续的时候,春宴抱着洋娃娃固执地淋湿在雨里,丝毫不畏惧单岷树恐吓的巴掌甩在屁股上,像吃定了他只会陪在身边保护自己。只会用吹胡子瞪眼来掩饰眼底的宠溺一样。

站在大雨滂沱的夏末秋初,春宴有恃无恐地警告单岷树,不管以后我怎么不听话,你都不许赶我走。

春宴永远都不会忘记那是的单岷树俯身朝热而笃定地吻在她湿漉漉的脸上,然后很郑重的以天上的各路神仙的名义向她起誓:在你一转身就能看到的地方,我会以直守护着……

那一年春宴十岁,清瘦的锁骨处纹着一朵凋谢的百合,淡白而美丽。

单岷树二十五岁,一百零一家连锁店的董事长。

生命就 这样转了一个拐角,像抬起头直视着三月明媚的阳光,温暖地照耀着直到很多年后春宴依旧记得次躺在单岷树怀里时的惊魂未定,他身上安全的味道攻陷了她所有的防备,她听见他伏在她的耳边只轻轻的说“宴儿,我带你回家”,眼泪就像关不紧的门再也不觉得无助,像冥冥之中注定要被找到的依靠,孤儿院的凄凉和孤独就被他的一句话挡在了千里之外。

春宴把叫单岷树哥哥的称呼变成了爸爸,甜甜的扯着喉咙喊,她总是在他投入到自己的世界里忙的不可开交时,像只猴子突然地挂在他的脖子上,爸爸,爸爸,很开心地笑。

单岷树每次都会佯装生气好好的教育她一番,眼角却有掩饰不住的快乐然后一点点地洋溢在脸上。

后来春夏越来越喜欢在公共场合里看单岷树为她的一句爸爸向周围的人解释时近着脸的尴尬,腼腆的都不像一个英俊霸道的单家大少爷,更喜欢三姑六婆们安排相亲的女人被自己捉弄的没有形象时,单岷树一副抓狂的样子,恨不得一脚踢开她,好气又好笑。

它们是填充在斑驳的缝隙里,磨合着棱角的乐趣,那怕经过时间的沙漏也依然清晰。

再后来相处地更久时,春宴就开始在单岷树呆在家里工作时缩在他身边的沙发上专心致志地盯着他看,开始像一个妻子照顾单岷树的生活,比如烧菜做饭,比如洗衣服;春宴不再搂着单岷树的脖子一声一声地喊爸爸了,而是没心没肺地学着叫岷树。

春夏变得越来越成熟、漂亮,不管是家里、公司还是很多人的地方,穿着各式各样的长裙遗漏着锁骨的纹身挽着单岷树的胳膊“咯咯”地笑。

单岷树欣然地接受着,寻找了两年的人,他是那样爱她,宠着她,以至于她的世界里似乎只剩下他了,在孤儿院遇见的时候是,在身边依赖的时候也是。

所以单岷树三十五岁了,没有结婚,连一个女朋友都找不到。

春宴二十,喜欢上了这个十年里叫爸爸的男人。

我以为你是遗落在人间的天使,长着一双白色的翅膀……

就像偷到苹果的小孩不再惶惶然地诘问而是对上帝充满了诘问,春夏从来都知道她要成为单岷树身边重要的人,十年的惺惺相惜,单岷树的存在早已经根深蒂固般地习惯,她默默的坚守着,即使报纸,电视上流传着他铺天盖地的绯闻合谣言,她也一直相信自己,总有一天,他会爱上他,不顾伦理合世俗,就连接受值诺的出现也不例外。

值诺的从三楼“不小心”不偏不倚地砸在春夏银色跑车的副座上,弹了一下掉在地上惨不忍睹了。

春宴一点都不淑女地坐在撤离按着喇叭,喧泄着愤怒,可是看着心疼就差没直接从楼上跳下来的值诺,生气的嘴角就挂在了鬼魅的邪笑,吓得值诺不自觉地摸着自己的脸,身边的空气骤然冰冻起来。

砸了我的宝贝车子,你说怎么办吧。春宴解开安全带,捡起车底身首异处的,不无怜惜的皱着眉头。

值诺不知死活的靠在车身上,盘算着自己的计划,一脸奸计得逞的笑。做你的专属司机吧!

好啊,车子每天洗三次,油钱自己付,要随叫随到。

你真的愿意吗?

因为你的眼睛……很像他的,很好看。

春宴就这样不费一点力气地收服了二年级是白马王子安值诺,陪着她一起吃饭,上课,去野外写生,他三更半夜开车穿越大半个城市去见那个被她时时刻刻念在嘴里的男人,剥夺了他上打游戏、跟哥们儿喝酒泡吧的一切理由。像个男佣一样被颐气指使,可是值诺却做的乐不彼此,带着点自虐倾向的心态,一心一意地付出。

春宴更加喜欢在值诺挤在餐厅的人群里辛辛苦苦地打饭时,把他想象成单岷树,兀自地乐着,然后不止一次地问:“岷树现在会不会想我?”她总是说单岷树很多很多的好,总是看着值诺的眼睛光明正大地抚摸偷偷地幻想。

可是春宴不知道,在单家举办的宴会上值诺次见到白衣长裙,素面朝天的她时,就知道混混的生活要面临结束了。

那天晚上的春宴挽着单岷树的胳膊站在华丽是我水晶灯下浅浅地笑,全世界单纯的红晕连酒精和绚光也遮挡不住。值诺觉得就像看见了遗落在人间的天使,长着一双白色的翅膀……

所以值诺每次听到春夏以“岷树他……”开头的话时就会忍不住把“我喜欢你”的四个字脱口而出,忍不住暗暗怨恨单岷树,如果早生十年的人不时他,那样的失落和难过,春宴永远也不会懂。

今生今世除了你,我会孤独终老……

安晴和单岷树在海边拍的照片从钱包里掉出来时,值诺从没想过她和单岷树的关系会变的这么近,就像有人开了一个一点都不好笑的玩笑,只有厌恶的感觉。

春宴,盛开在初春一场华丽的宴会,快要落幕了吧!

快要落幕了吧,值诺静静地想着,将来要变成姐姐的女儿,该是怎样的一种关系呢!

单岷树出现在画室的门口时,春夏光着脚丫奔跑在 木质的地板上像只猴子挂在他的脖子上“咯咯”地笑,岷树,岷树。春夏如同孩子没有礼貌地叫着,藏在眼底的狡黠和深意却被单岷树一览无余。

岷树,我爱你,她从身后抱住他,三十七度的体温隔着真丝睡衣和棉质衬衣烙在他的背上,却是深深的寒冷钻进心房一块一块地冰冻。

宴儿,爸爸也爱你。单岷树闭上眼松开环在腰间的手,温柔地一字一句拒绝着,这种结果不是他想要的,他也碰不的。

见见爸爸的女朋友。

春宴猝不及防的后退,然后听到心碎的声音,连动着五脏六腑,疼的血肉模糊,站在门后优雅端庄的女人,小心翼翼得看着单岷树,挽上他的胳膊。

这是安晴,叫阿姨。单岷树宠溺地捏在春宴的脸颊,可是春宴没有杏眼怒瞪地撅着嘴反抗,没有像任何一次被欺负时,锁骨透漏着倔强。

如果离开我你还能找到爱,可是今生今世除了你,我会孤独终老。

宴儿,我带你回家 ——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了出来,那些即使是十年前的记忆也被她翻箱倒柜的倒了出来。他不知道,这一生,她感动的是十岁那年她在雨里吻在她的脸上说在你一转身就能看到的地方,我会一直守护着……

单岷树伸在半空中是我手下意识地缩了回来,翻腾在心底的痛只能让它慢慢地溃烂,这样百转千回地爱她,只要她幸福,宁愿接受一个不爱的女人。

如果你找不到天堂,如果你累了,受伤了,请让我保护你。

春宴把行李搬到了学校的宿舍,像宫殿一样大的房子却没有了她的容身之地,如果逃离他的世界,是不是可以重新开始,值诺看着缩在沙发角落里抽泣的身子埋在宽大的衬衣里,瘦弱的让人怜悯。

如果你找不到天堂,如果你累了,受伤了,难过了,请让我保护你。

谢谢你,值诺。

日子开始松松散散地过,春宴不再虐待值诺一天二十四小时不得好好休息了,吃饭,上课,去野外写生,更多的时候呆在宿舍里睡觉。

春宴开始试着对值诺好一点,不强迫他吃KFC的汉堡和炸薯条了,不让他穿纯棉的白衬衣,而是为他买各种黑色T-SHIRT,也不在半夜12点让他开车陪他兜风,在立交桥上乱转了。

可是当春宴发现值诺也喜欢喝牛奶,鱼香肉丝要多放辣椒,只喜欢鸡翅而不是鸡腿这些偏好时,心就执着地疼给自己看了。

而去大雁山写生的时候,值诺背着画板拉着春宴的手用足够的时间和心情登上了山顶。炎夏的夕阳西下,金色的阳光环绕在眼角,拉长的身影投映在榕树宽阔的树荫下,涌出的幸福堵在胸口,热热暖暖的,心脏就狠狠地漏掉了几拍。

春宴,我爱你。值诺对着山谷用尽所有的力气大声地说,回荡的“我爱你”那么难么像单岷树低沉的声音,春宴微怔的眼睛一刻间就荡漾起狡黠的哀伤。

眼前清秀英俊的男生有着单岷树一样深邃的眼睛。所以当初才愿意让他接近的。

对不起,值诺。

我喜欢单岷树。

清凉的风为一句“我喜欢岷树”变得阴郁冰冷起来,浓浓的苦涩泛进心里,遗落在人间的天使,长着一双白色的翅膀,原来你会飞。

婚柬是在以个黄昏后被快递公司送到值诺手中的,调剂燃料的盘子抖然从手中滑落,刚刚画好的画就被溅出的燃料稀里糊涂地毁了。

春宴嬉笑着抢先一步拆开包装,脸上的表情一瞬间就僵硬了,红色的帖子上印着单岷树和安晴亲密的结婚照,镀金的喜字赫然地闪着光,合着七月灼热的阳光刺进眼角,眼泪就黯然而落。

为什么要骗我,她是你什么人?

我喜欢你,可是如果变成姐姐的女儿,我该怎么办?

如果为了她,可以不惜将十年的感情残忍的抹掉,我会让他们婚礼更加精彩的!

春宴嘲谑地笑了,原来一切都是有计划地进行着,只有她一个人在天真地相信

5那里有地方存放我的爱,请让它像花儿一样绽放。

不管怎样哭过、闹过、抱着无限希望一次次乞求,该来的婚礼还是如约而至。

及膝的白色套裙映着苍白如纸的脸,值诺的掌心里一直握着春宴的手,她的安分和眼睛里的波澜不惊让他深深的不安,仿佛下一刻就会落入万劫不复。

春宴木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听不到任何声音和那些祝福的话语。空旷的世界只有她一个人孤独地坐着,原本融进生命里的东西抽然的离去,只剩下了手端没有温度的凶器。

你愿意娶她为妻吗?

我有话要跟你说。

春宴漠然地起身,斜视着站在台阶上的单岷树。三十五岁的男人,还像十年前一样,英俊高傲,眉宇间的锐气更加历练,尾在身后的女人似乎永远都是那么优雅端庄,白色的婚纱映衬着迷恋的眼光。

你知道我爱你的。春宴注视一直投进单岷树的眼底,深邃的看不见的眼底。

我是你爸爸,即使是领养的,我也不能爱你。

不能爱我?那是不是这个婚礼,不管怎样都会继续。

对,宴儿,不要闹了!单岷树转身抚着身后的女人,笼罩着心痛再也不是属于一个人了,十年宠溺的专属已经走到了尽头,如果爱就应该残忍春宴闭上眼,伸手抚在锁骨的百合,尾指的的凉一点点透进心里,那朵凋零颓败的百合是否和她一样,曾经是用鲜血刻成的,生生世世的弥留?你会后悔的!

春夏——春宴——值诺的喊声再也来不及了,方才喧闹的耳边也安静了下来,妖艳的血溅落在教堂的地板上茵茵而郁,插在心脏的弹簧刀静静地上演了一场而华丽的戏。

春宴跌靠在木凳的背椅上,伸手抚在单岷树细纹的额头,很多年以前她都是数着他额头的皱纹睡着的,一次睡着也应该这样开始吧!我说过会让你们的婚礼更加的精彩的。

为什么也要用自杀来惩罚我,为什么……

单岷树吻着春夏沾满血的手,轻轻地把她抱在怀里,眼泪涌出打湿了干裂的嘴唇。

当初分手时,我不知道她怀孕了,如果不是我的背叛,她就不会割腕自杀,她喜欢百合,单名一个“洛”字,所以就在你的锁骨处纹了一多凋落的百合,对不起夏儿,是我害死了你的母亲,可我不想你恨我,不想……

那你……你是否曾经……喜欢过我……

喜欢,你次叫我岷树的时候就喜欢。

直到闭上眼的一刻,她的目光不曾离开过他,值诺紧紧握着掌心里的手,等着它一点点柔软,一点点冰凉。

收购光绪元宝价格
润城时光里
碧桂园漓江公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