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风电项目接入系统存盲点电监会被指监管缺位

2018-10-29 12:44:05

风电项目接入系统存盲点 电监会被指监管缺位

内蒙古一家风电企业的负责人在赴京的一次会议上透露,目前这家风电厂已经具备发电能力,但是跑了电公司很多次,电线仍然没法拉到发电厂门口。

多方周旋的结果是,如果想要与大电连上,接入系统得由发电企业自己掏钱建。据了解,这并非个例。国家电监会在近进行的一次全国性调查中发现,风电发电企业出资建设介入系统,无论从项目数、线路长度还是变电容量来看,均已过半。

先后组织并主持了《可再生能源法》和《可再生能源中长期发展规划》的起草,同时也是全球风能理事会副主席的李俊峰指出,按照规定,直接接入输电的并系统应由电公司投资和建设,电监会掌握了这一情况却不进行纠正,实属监管缺位。

“年电监会不管,电监会失职;第二年全国人大不管,全国人大失职。”国家电公司对外联络部副处长刘心放认为,风电并的问题在于电规划不配套。而李俊峰对此反驳称,风电并并没有问题。电监会则对此保持沉默。

风力发电企业需自行接线上

上述内蒙古风电企业负责人表示,尽管很多风电企业知道,《可再生能源法》要求电公司提供上服务,但是在实际上,却难以执行下来。“不少发电企业想上的话,还是自己掏钱建设接入系统。”该人士说。

中国风能协会副理事长施鹏飞对表示,国家电监会近一次在全国范围内的调查结果显示,内蒙古西部、黑龙江省、浙江省风电接入系统工程基本全部由发电企业投资建设;山东、内蒙古东部、辽宁、新疆电区域的接入系统工程大部分由发电企业出资建设。

国家电监会一位人士称,在电监会近一次四个月的调查中发现,在涉及的494个风电接入系统工程中,发电企业出资建设项目无论从项目数、线路长度还是变电容量来看,均已过半。

数据显示,发电企业出资建设风电接入系统工程项目278个、线路长度5698 公里、变电容量1961万千伏安,占风电接入系统工程总项目数、线路长度、变电容量的比例分别为 56.28%、55.18%、50.31%;电企业和发电企业共同出资建设项目3个、线路长度184公里、变电容量23万千伏安,占风电接入系统工程总项目数、线路长度、变电容量的比例分别为0.61%、1.78%、0.59%。

国家电监会根据这次调查并结合日常监管工作情况,汇总形成《风电、光伏发电情况监管报告》。这份监管报告指出,部分风电企业还负责接入系统工程的运行维护,不利于系统的安全管理。

补贴不给力 电叫苦

部分电公司为何对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并并不热心?

国能源研究院副院长蒋莉萍表示,从我国规划来看,无论是“风电三峡”还是沙漠发电项目,与传统的火电项目相比发电量仍然很少;而且这些地方多地处偏僻,往往一个很小的项目就需要拉一条线路,很不经济。

“另外,目前很多补贴政策多针对发电企业,而国家对电公司的补贴太少,远不能弥补其为配合新能源发电而进行电投资所导致的亏损。这从客观上来说,打击了电企业的积极性。”蒋莉萍表示。

蒋莉萍与算过一笔账,如按照可再生能源电价补贴接费用标准,每千瓦时50千米以下补贴1分钱、50~100千米补贴2分钱、100千米以上补贴3分钱;而电公司测算后认为25、75、120千米送出线路的补贴分别应为每千瓦时1.2分钱、3.3分钱、5.4分钱。因此,补贴只能弥补其中的一部分。

按照现在的体制,电企业是在销售电价与上电价的差价中求生存。就风电发展而言,这部分额外的支出让电感觉相对困难。

李俊峰对于电公司叫苦并不认同,他称,从世界范围来看,为风电、太阳能发电提供上服务的项目大多处于亏损状态,而且都是通过电公司进行消化解决。

蒋莉萍指出,风电、光伏发电等新能源的间歇性给电安全造成隐患,其主要原因是由于目前大多数风电机组在控制性能上,不能满足电力系统运行要求而带来很多问题。

李俊峰则对此提出异议。他认为,如果说风电和太阳能光伏发电存在间歇性的话,那么作为照明线路,也存在着开关的问题;因此,这个问题电公司是可以通过技术手段进行解决的。从世界范围来看,都会遇到这种问题,国外是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的,因此,中国也应该通过法律途径进行解决。

电监会被指监管不力

据了解,《监管报告》中提出了很多现实问题,如接入系统由风电发电企业出资建设,另外部分风电企业还负责接入系统的运行维护,这不利于系统的安全管理等。

对于这些问题,李俊峰直呼“荒谬”。据李俊峰介绍,《可再生能源法》已经明确规定,电企业必须为可再生能源发电提供上服务。在相关配套政策中明确规定,可再生能源并发电项目的接入系统,由电企业建设和管理。此外,对直接接入输电的水力发电、风力发电、生物质发电等大中型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其接入系统由电企业投资,产权分界点为电站(场)升压站外杆(架)。

“电监会作为监管机构,应该点明电企业没有履行义务,同时应该对违法违规行为予以追究,并采取相应的惩罚措施。”李俊峰称。

李俊峰认为,“企业不执行相关法规,监督部门不管,那就是失职了。”

对于上述问题,国家电公司对外联络部副处长刘心放则表示,风电项目并难不是建设的问题,而是在于发电项目配套规划的问题。

风电发电项目的核准,不需接投资者提供风电配套工程规划的报告,若发改委不核准配套工程,那么配套工程则将难以建设,而这个问题也被列入电监会所发布的《监管报告》的问题之一。

电监会称,部分项目电源建设和电建设的协调有待加强。风电项目前期工作流程相对简单,核准进度快,建设周期相对较短;而电接入系统在项目审查、方案确定及工程建设方面相对复杂,致使接入系统工程与风电场建设难以同步完成。

李俊峰却指出,所谓风电并难是个伪命题。“不少人认为,风电项目很大一部分没有并是将运营容量和商业容量混淆了,有的机组虽然已经并,但由于没有进行商业运营,也即没有签订协议,那么仍被统计为没有并。这就如同一个新人刚进一家公司一样,有试用期,这是无法避免的。”

据国家电监会调查统计,全国已建成并风电及光伏发电装机容量为 2213.67万千瓦。风电及光伏发电建成但未并的装机容量合计为 76.52 万千瓦。

就李俊峰所提出的上述看法,近日致函国家电监会,据电监会处相关负责人介绍,已转呈相关部门,而截止发稿,却并未收到回复。

关键词:

风电

,电监会

变频制冷压缩机
云南热镀锌钢管
阳离子膜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