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重庆私人美术馆生存之惑沉默还是消失

2019/06/06 来源:钦州信息港

导读

消化不良胃疼饮食注意拉肚子为什么肚子会疼有什么好办法治疗便秘当前,中国艺术收藏已经进入了“私人美术馆时代”——据统计,我国注册私

消化不良胃疼饮食注意
拉肚子为什么肚子会疼
有什么好办法治疗便秘

当前,中国艺术收藏已经进入了“私人美术馆时代”——据统计,我国注册私人美术馆已经发展到1000余家。建立自己的美术馆,被称为“富豪们的另一项财富冒险”。

与此同时,重庆现有的7个私人美术馆中,除1家运行相对较好外,其它几个有的已经几乎没有活动,有的甚至已经“关门大吉”。

王羲之的《平安帖》、吴彬的《十八应真图卷》、宋徽宗的《写生珍禽图》……2012年底,这些国宝级藏品,不是在故宫,而是在上海一个私人美术馆——龙美术馆的展厅里露出了它们的真容。

从2012年开馆至今,龙美术馆以极具实力的展出,搅动中国艺术界的“春水”,让“私人美术馆”成为时下热议的关键词。中国收藏家俱乐部理事长孔达达认为,当前中国艺术收藏已经进入了“私人美术馆时代”。

近年来,外滩美术馆、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民生现代美术馆等机构的成立,掀起了私人美术馆建设热潮。据统计,目前,我国注册私人美术馆已经发展到1000余家。仅北京一地,就有30多家。建立自己的美术馆,也被媒体称为“富豪们的另一项财富冒险。”

当越来越多的民间资本投向艺术品收藏,当越来越多的私人美术馆如雨后春笋般出现时,重庆情况又是如何?就请跟我们的一起去看一看。

1

要么沉默,要么消失 私人美术馆都活不久?

“那栋由吴冠中题字的黄色建筑里到底藏着些什么?”每次从机场回家,经过回兴宝圣湖畔,家住观音桥的张哲心里总会冒出这个疑问。

3月15日,他终于忍不住了,于是下车“打探打探”。

这是一栋五层高的混凝土建筑,砖墙上几个大字“华人当代美术馆”由画家吴冠中亲笔题写。依水而建,择柳而栖,远远望去,这栋孤独的建筑甚至有种油画的质感。

作为重庆首家、也是批私人美术馆,多数人对“华人当代美术馆”的感觉和张哲一样,只停留在“听说过”的程度上。

停好车,拿上相机,兴致勃勃地走近美术馆,张哲却意外地发现——展厅的门是关着的。顺着扶梯走到负一楼,是一家颇具艺术气息的餐厅,服务员迎上来,亲切地问,“想要点餐么?”

没看到展览,点了一杯咖啡,张哲有点郁闷。

而对于有展馆,却没有展览这种尴尬,老“黄漂”黄淋早已习以为常——位于黄桷坪的501当代美术馆和黄桷坪当代美术馆已经三年“没有动静了”。

这两个美术馆由重庆龙运文化产业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浪分别于2007年和2008年创办。创办初期,两个馆举办了不少颇具影响力的活动,一度成为推荐年轻艺术家的重要平台。在501当代美术馆的零号基地内,艺术家们曾高谈阔论探讨学术,也曾抱着吉他玩过文艺。

如今,501当代美术馆的大门已经斑驳,残留着曾经展览的海报。“好久没有开门了。”撕下海报一角,黄淋说。

而位于江北黄泥塝的长安当代美术馆的命运似乎更为不济。这个于2009年诞生的美术馆,开张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停止了生长。现在,原美术馆所在一楼变身为儿童用品卖场,曾经的当代艺术藏品被奶粉、纸尿裤、婴儿床等代替。

据不完全统计,重庆目前约有华人当代美术馆、501当代美术馆、黄桷坪美术馆等7个私人美术馆,其中,除了长江汇当代美术馆运行相对较好外,其它几个私人美术馆有的已经几乎没有活动,有的甚至已经“关门大吉”。

“要么沉默,要么消失,反正都活不久。”艺术家张京如此总结重庆私人美术馆的现状。

2

除了“烧钱”,还是“烧钱” 建私人美术馆,就像跳进一个深不见底的坑?

“建立一个美术馆一直是我的梦想。没想到却跳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坑。”18年的经营,罗群毅用两个字概括——“烧钱。”

上世纪90年代,中国民间资本开始萌动,一大批私人美术馆纷纷成立。重庆画廊投资人罗群毅倾注热情,投身这股浪潮之中。征地、设计、装修,花费500多万元,1995年,罗群毅在回兴宝圣湖畔立起一栋五层楼的美术馆——华人当代美术馆。“那时我对美术馆的概念认识很肤浅,觉得自己的画廊已经有了一定的原始积累,也想将事业就此转身。”18年后,坐在清冷的美术馆里,罗群毅如是说。

这座建筑面积3200平方米的美术馆,收藏有400多幅油画,包括叶永青、龙泉、王广义等多位知名画家的经典之作。这样的馆藏与展出面积,在重庆私人美术馆中名列翘楚。罗群毅说,目前,美术馆仍在运营,但考虑到藏品安全,平时都是关着大门。

为了融资,罗群毅花费自己所有的积蓄,转手了大量藏品;为了维持美术馆的正常开支,他做过收藏品咨询、设计装修,还将美术馆负一楼开辟成一家时尚餐厅,为美术馆“供血”。“美术馆每月的开销大概是7、8万元,和餐厅收入大体持平。”

为什么不做活动?面对的疑问,他摆摆手:“活动搞不起,太花钱了。”

和罗群毅一样,来自圆明园艺术家村的艺术家兼投资人刘浪也认为,建立私人美术馆是件“烧钱”的活儿,“你会感到钱像流水一样去而不回。”

刘浪创建的501当代美术馆与黄桷坪当代美术馆,分别位于501艺术基地和102艺术基地内,“都是随着艺术基地应运而生。”他前后在这两个美术馆投入了1000多万元。

然而,随着川美搬迁、黄漂流失、金融危机等原因,两个美术馆渐渐沦落成孤岛。2009年,刘浪将投资重心转向了与长安地产的合作,建立长安当代美术馆。

刘浪向透露,之所以打造这样一个美术馆,除了公众展示与教育,长安地产还考虑到一个好的美术馆,能够为其即将推出的地产项目营建一个有分量的品牌。然而,开馆之初,在举办了《各自话语》与《原始股》等艺术活动后,位于江北区的长安当代美术馆停止了生长。

2010年3月,因为种种原因,长安地产计划着手的地产项目搁浅,以其为基础的“长安当代美术馆”陷入泥潭。“太突然了,我们当时都懵了。”刘浪说。

“这的确是个需要花费大量精力和财力的事。”长江汇当代美术馆馆长田东也向感叹,其美术馆一年的开销就在两千万左右,如果没有其他的供血机制,美术馆将难以为继。

3

打造产业、争取政策、转变心态 私人美术馆也可以好好活

建私人美术馆,真的就是跳进一个深不见底的坑?

“对投资者而言,其建立美术馆的初衷几乎都来源于对藏品的展示分享,以及对艺术品市场的看好。但仅凭理想,没有长远的规划、清晰的目标,导致投资者们几乎都成为悲情探路者。”一位业内人士如是总结。他指出,这并非个别现象,在1998年和2002年前后,中国出现了建立私人美术馆的两次热潮,但大量私人美术馆都在其中淘汰、夭折。

私人美术馆怎样才能活?

四川美院教授、美术批评家王林认为,私人美术馆能否成功运营,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资金的投入能否维持美术馆长期的收藏和常年的展览”。而建立一个良性循环的产业链条则是关键。

据了解,位于北京的尤伦斯艺术中心,成功运营艺术商店UCCA Store,创造出的年盈利不仅可以支撑艺术馆20%以上的运营成本,更是承担着艺术中心长期发展的重任。

此外,中国的私人美术馆——今日美术馆已形成展览、学术、馆藏、当代艺术品鉴定、图书与杂志的出版等全方位的发展格局。同样,上海的龙美术馆也在开馆之初,就计划开办学生寒暑假美术班、老年艺术班、收藏鉴赏班等,以补贴美术馆的运营。

走访发现,如今重庆运营相对较好的长江汇当代美术馆主要是以其衍生品销售、餐饮业等为美术馆供血;而即将正式开业的渝澳国际艺术中心,也将以娱乐、养生等产业为美术馆提供资金支撑,同时,该艺术中心还将引进艺术基金,为当代艺术提供资金活力。

“建设一个私人美术馆,其背后是一个产业转型的过程。”刘浪认为,这样的转型需要得到政府的大力支持。“国外对于艺术投资者有免税制度,对私人美术馆有大量的优惠政策,同时有成熟的基金会制度。我们的民间投资者也需要得到关怀。”

“如果有了自身的产业支撑,以及政府在政策上的倾斜,以藏品取胜的华人当代美术馆也许就不会如此孤独,而刚刚起步的长安当代美术馆也不会消失。”一位策展人感叹道。

然而,在一切事实暂时无法改变的情况下,知名艺术批评家杨卫则提出了更为可行的办法——转变心态。

“投资者必须清晰地认识到,同时拥抱艺术与资本是不可能的,我们不博一时之利。”杨卫告诉,事实上,从全球范围来看,私人美术馆大都处于亏损状态。“投资者可以考虑得长远一点,做美术馆是做信誉和品牌,表面上看来是烧钱的事,但对于企业来说,一个好的美术馆意味着一笔巨大的财富,它能在各方面带来比资金本身更多的回报。”

杨卫介绍,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日本的民营美术馆开始发展,像日立等企业大量收藏世界经典名画,这使得他们在做国际活动、交易的时候“拥有了更多的话语权”。“其他的先不说,如果你在办公室挂着一张梵高的原作,别人的印象就会认为你很牛逼。”

从1995年到现在,重庆私人美术馆仍在寻找自己的生存路径。“路漫漫其修远,重庆的私人美术馆才刚刚起步。然而,这些脚步让我们看到了民营资本在艺术投资上的未来与希望。”王林说。

(本版图片由本报熊明摄)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 私人美术馆?

“很奇怪,重庆在当代艺术的地位如此重要,为什么却没有一个像样的美术馆来与之匹配呢?”知名艺术批评家杨卫说。

2009年,他曾受邀来渝参加长安当代美术馆的一次学术研讨,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如果说,美术馆是社会文明发展到一定程度以后形成的文化共享空间,那么私人美术馆则是私人获得财富后对公众教育的回馈。它们的存在是城市发展的另一项文化指标。

四川美院教授、批评家王林认为,一个真正的美术馆必须在馆藏、展览、教育等方面具备相应的能力,“从这一点上看,重庆的私人美术馆更接近于画廊与空间的性质。”

诚然,我们还在蹒跚学步,还没有能力与龙美术馆、今日美术馆等具有重量级藏品、专业团队的私人美术馆做比较。那么,在现有条件下,我们究竟需要什么样的美术馆?

华人当代美术馆馆长罗群毅认为,美术馆以展示藏品为主,至少要有一栋独立的建筑作为展示空间;长江汇当代美术馆馆长田东认为,美术馆以公众教育为主,至少要有长期的艺术活动;王林则认为,美术馆必须走专业化路线,包括培育自己的策展人、批评家及管理人才……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观众才是美术馆的价值所在,没有观众的美术馆就像没有观众的电影院一样缺乏生机。

让人欣喜的是,在这一方面,重庆的私人美术馆已经有所动作:华人当代美术馆正积极扩展公共空间、升级站,并为观众购置无限智能耳机,“让观众走到展品面前就能听见相关解说”;长江汇当代美术馆正在极力打造艺术交易平台;渝澳国际艺术中心正在引进艺术基金……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让个人财富回馈公众教育,对于私人美术馆来说,吸引观众才是王道。

希望多年以后,没有人再发出杨卫那句让人难堪的疑问。

外事部门提醒拟雨季赴菲律宾中国游客注意交通出行
窦靖童日本东京首秀不紧张 王菲游法国未到场
女婿强占房判令搬出还换锁 老太被迫租住城中村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