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血火天衣 第135章 红颜涂血

2020/02/15 来源:钦州信息港

导读

血火天衣 第135章 红颜涂血外城区在仁义新社的控制之下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首先是秩序,自然,外城区还不可能与内城区的治安相比,但无

血火天衣 第135章 红颜涂血

外城区在仁义新社的控制之下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首先是秩序,自然,外城区还不可能与内城区的治安相比,但无端的杀人,抢劫事件已经减少了很多。

其次,本来四分五裂的大小帮派终于有了统一的兆头,虽然现在还不确定这究竟是不是一件好事,但比起争斗来说,和平大概会更好一些。

以上这些变化,仇无衣一直以为是仁义新社的所作所为,现在回头来看,或许铁头人的行为起了很大的作用。

铁头人给他们带来的是“恐怖”,人类心中最为本质的情绪之一,也是支配人类最简单的方法之一。为非作歹的人结局就是失踪或被残杀,这对于外城区那些只知道争斗的老粗来说也是显而易见的警告,最后只能在恐怖之下抱成团取暖。

这种做法究竟是不是正确的?不同的人可能会思考出不同的答案。

但对于仇无衣来说,并不认同。

将自身隐藏在夜幕之下,仇无衣轻灵地在高高的房檐上慢慢前行,时间正是深夜与凌晨的夹缝之中,而这一次,是他第五次出动。

距离上次的事件已经有了半个月,不算长也不算短,但春天已经到来了,街上也渐渐地有了绿意。

而潜入外城区的目标只有一个――追踪程铁轩。

这件事看起来非常不可思议。

且不说别的,对外城区畏之若虎的程铁轩竟敢单独一人深夜潜入就已经很神奇了,而且还接连不断。

他的目的是什么?没有人清楚,自从看出程铁轩似乎在隐藏一些秘密之后,仇无衣有意叮嘱众人不要将事情向程铁轩提及。

相应的,程铁轩也什么都没说,自己一个人默默地潜入外城区,不过他的路线选择的极为巧妙,只要在仁义新社的地盘内穿过就毫无危险,其中也会路过一些杂牌帮派,他们显然事先受到了关照提醒,所以程铁轩一直是安全的。

仇无衣躲在废弃的烟囱后面,从这里能够清楚地看到下面不远处的程铁轩似乎在犹豫什么,站在三岔路的中央一手推着眼镜,另一只手插在口袋中,目的似乎是要选择一个前进方向。

比照前几次的情况来看,这是一种异常的行为,仇无衣脑中快速地旋转着,首先往烟囱后面缩了缩,虽然程铁轩一定不会发现就是。

但程铁轩的迟疑却像是在面对生死抉择,或许周围就潜藏着敌人,仇无衣可不想在追踪的时候被反扑,所以早已打起了十二分精神警戒着周围一切大小变化。

前四次出动都没有结果,程铁轩也是一路像巡逻一样,既没有过多的思考也没有迷路,所以现在他肯定发现了情况,仇无衣也清楚,程铁轩发现的东西必然是自己所不知晓的。

最终目的多半是追踪神秘而凶残的铁头人,不过最近没有得到任何杀人事件的消息。

“哎……成与不成就看着一次了,想不到堂堂如我竟然还会害怕啊。”

程铁轩自言自语地抽动着鼻子,从最左边的岔路绕了过去。

仇无衣悄悄地跟在后面,这条路程铁轩前几次从来没走过,再加上屋顶路况实在复杂,隐蔽也很困难,竟然只能勉勉强强地跟上,被拉开了好长一段距离。

有些糟糕呢。

面前是一大摊一踩就碎的烂瓦,仇无衣郁闷地抓了抓头发,把一个五棱形的标志放在屋顶上,最终还是决定绕道,好在还没有跟丢。

“嗯?”

风向微微地变化了,这本来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然而当微风拂过面前的刹那,仇无衣忽然不顾什么隐不隐蔽,直接从屋顶跳到了巷子中央,加速直追。

空气中有血腥的气息,尽管还十分微弱,如果是事发现场还好,万一被盯上的是程铁轩……

即使在奔跑,仇无衣也刻意地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在这里不能用轻身功法,风沙的威势实在太大了,好在从小就有过训练。

前方路旁有昏暗的灯影,似乎是一所已经打烊但照明没有撤除的店铺,万幸这个时间看不到路人。

地面上的血迹令仇无衣暂时停在了路边,一大滩凝固的黑血就在十几步之外,而更远的地方能够看到有一条长长的血痕,证明死者被杀掉之后又在地上被拖着行走了好长一段距离。

血痕甚至超过了程铁轩的位置,仇无衣心念一动,决定暂缓追逐,屏住呼吸将身体与影子融入了墙角的黑暗之中,静观其变。

“哐!哐!”

金属的响声由远及近,一步步踏着固定的节拍,宛如从地狱中脱离铁锁逃到人间的恶鬼般阴森。

这正是铁头人固有的脚步声,因为这个铁头人不仅头上戴着巨大的三角形铁假面,四肢更是以沉重金属铠甲保护着,每迈出一步就像在用大锤敲击地面一样。

程铁轩在发抖,使他发抖的却不仅仅是恐惧感,更多的是紧张,随着声音的接近,程铁轩干咽了一口唾沫,朝着脚步的方向走了过去。

分明他所站的地方与脚步响起的位置还隔了两条街道,然而当程铁轩迈出了第一步之后,一股暗红色的鲜血警告般地从空中溅到了他的脚下。

“哇啊!”

程铁轩被从天而降的血迹吓得大叫起来,猛一抬头,赫然看到了那个巨大的身影。

铁头人距离他只有十步不到而已,它仿佛穿越了空间,忽然出现在程铁轩面前。

浓重的血腥气包围了铁头人的全身,它的左手握着那一根一头是战斧,另一头是三角锤的奇形兵器,斧刃比它第一次现身的时候小了许多,而锤头那一边却镶嵌着一具尸体。

将三角形略弯的锤头从人的面部贯入,击碎大脑,深深地陷入头骨,铁头人就这样拖着尸体行走,这才形成了长长的血迹。

面对铁头人无形的压力,程铁轩的上下牙开始不由自主地抖动起来,好在还没有吓得两脚发软坐在地上,但呼吸已经明显变得困难。

也许是因为看到程铁轩这样的软脚虾让铁头人扫兴,它竟没有说出以往那句台词,而是直接忽视了程铁轩,拖着尸体转身就要离开。

“等……等等

!”

见铁头人居然看都不看自己,程铁轩壮着胆子向着它大吼一声,身体向着前方猛地一倾,差点被自己的声音震得摔倒。

“……”

铁头人漠然地转过身来,向着程铁轩举起了右手,一滴滴鲜血自指缝中流出。

“学姐!我知道是你!”

程铁轩使足全身的力气,攥起双拳按在自己的胸前,颤颤巍巍地踏出了一步,提起气息猛然吼道,声音却被过度的激动而拖得像杀鸡一样难听。

“……”

铁头人的身体微妙地凝固了片刻,仍然一言不发,却一步步走向了程铁轩,在距离他仅有三步的地方停了下来。

“学姐……就算是血……也掩盖不住梅花的香味!”

面对庞大的压力与扑面而来的血腥,程铁轩颤颤巍巍地挺直了身体,毫不退缩。

同样是气味,仇无衣能够在遥远的地方察觉到血的味道,而程铁轩却能嗅出女孩子常用的芳香气息,哪怕只是一点点,这是常年在美女堆中摸爬滚打锻炼出的绝技。

他早已发觉事发现场潜藏着一丝梅花的香气,而这种香气极其罕见,只有谢凝经常使用。

可是这个事实实在过于让人难以接受,所以程铁轩没有对任何人说。

“咔!”

三角形的铁头中央响起了机簧的声音,响声过后,铁头对称地分成了两半,下沉到肩膀附近变成了肩甲。

一头乌黑如丝的秀发如同飞降大地的瀑布般自铁头开启处流出,飞瀑之下,半张挂着残忍微笑的粉颜若隐若现。

“没想到竟然被你发现了呢。”

淌血的右手轻柔地拂去了垂下的黑发,任凭血迹沾染在吹弹可破的肌肤之上。

摘下眼镜,散开辫子的谢凝已经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她的眼中罩着一层薄薄的水雾,深深地陶醉于杀戮的幸福之中,血迹划过她的眼角,宛如泪痕,苍白的双唇轻巧地上钩,充满对生命的嘲弄。

平日的谢凝仅仅勉强称得上美女,然而剥去一切伪装露出本性之后,竟有着一种倾国倾城的妖邪气质。

“我也不愿意相信……学姐竟然是这种人。”

程铁轩半死不活地喘息着,目光在谢凝的腿上一扫而过,他终于明白了,谢凝腿部的残疾并非伪装,然而天衣却成了她的双腿。

“像你这种只觉得自己聪明的家伙想不到的东西太多了,说吧,你要做什么?劝我改邪归正?”

谢凝的语气与平时没有太多的改变,她也没有立刻举起锤子砸烂程铁轩的脑袋,只是淡淡地笑着,沾染鲜血的笑颜如同瞬息万变的星空捉摸不透。

“我早就看出来了,学姐才是天武堂第一美女!这是我第三遍说出这句话了,做我女朋友,然后嫁给我吧!”

程铁轩此言一出,谢凝脸上挂着的微笑突然不自然地消失了。

而躲在暗处的仇无衣第一次有一种掐死程铁轩的冲动。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