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春秋张三打赌之坟头放包子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钦州信息港

导读

那张三就喜欢和人争吵,不服任何人。  一日傍晚,在一个酒席上又和人争了起来,和他相争的人是七里岗的陈道苏。这个陈道苏呢,也是个扛子头,互不相

那张三就喜欢和人争吵,不服任何人。  一日傍晚,在一个酒席上又和人争了起来,和他相争的人是七里岗的陈道苏。这个陈道苏呢,也是个扛子头,互不相让,他俩争得面红耳赤。他俩争的是谁的胆子大,他俩都喜欢吹牛,又都喜欢喝酒,现在搞到一起来了,就吵得不可开交了。  那张三吹到兴处,就爬站起来,一只脚踏在板凳头上,脸快凑到陈道苏的鼻子了,跟陈道苏吵:“你有我胆子大啊!切!去年我到你们七里岗玩,玩到夜里十二点多钟我才回家。在那个窑塘边的那个竹巷子,那个竹巷子是怕人的,那个竹巷子你们又不是不知道,白天都阴森森的,经常的出鬼,我就敢走过去。”  那陈道苏不俏一顾的说:“那有什么屌了不起的!”  “我还遇到东西嗳!”那张三把头一伸说,“我还遇到鬼嗳!”  然后他把腰一直:“要是你,不就一下子吓晕倒了!我走着走着,走到巷子的中间,巷子里面漆黑马乌的,一点都看不见,这时我听见竹埂子上呼啦一声响,我一惊的。我定眼一看,我的妈嗳,一张白脸,从竹园那埂头上伸了出来用眼蹬着我。”  “那你不吓得屌拖拖的!”陈道苏肆无忌惮地大笑道。  “我怕个屁,你才吓得屌拖拖的呢!”张三怒道,“当时那个白脸的鬼,还用双手把两边的竹子拔开着的,头就象这样向前伸着。看着我!”那张三做着伸头的样子,随后接着说:“我当时什么也没有想,就一个箭步冲上埂,照着那脸就是一拳。”  喝酒的人还有一些人,那些人此时大气都不敢出,在专注地听着,还有人瞄瞄门外的黑夜,向屋内移动了板凳。  “那脸一缩,我一拳没有打着,我就一下子冲到竹园里,把竹园找了一遍,可什么也没有找到。”  “你……这叫什么胆子啊!你听我说——”那陈道苏也说起来,“狮门洞,你知道不?溪口那儿?”  “知道哦……哪个不知道!”张三慢条斯理的答道。  “有一年,”陈道苏说,“我一个人进了狮门洞,洞里有象井一样的深洞有许多,石头丢下去,半天半听不到响声,人掉下去就是死。还有天洞,洞中洞。你们听说过吗?听当地人说,以前有一个戏班的人全进去了,后了一个人都没有出来。当地有些人只进洞里点点深就不敢进去了。”那陈道苏爬站了起来,一条腿也搭在板凳头子上,手指直点着张三的鼻子:“我在里面淌过了七条河!从早上进去的,到第二天中午才走出来的!”  有人问:“你在里面遇没遇到什么东西的呀?”  “遇到的呀!我还听见里面打锣的声音,不然我早就出来了。我就是听到锣响,才没有老早的出来的。”陈道苏神秘地说:“我当时就跟着锣声走,可是怎么也追不上!那锣声总是在我前面响,隐隐的,好象远远的,又好象近近的。那……河里的鱼真是千奇百怪,身子全是白色的。有些形状我从来没有见过,扁的,还长着很大的翅膀。记得有条河里的水还是温汤热的。”  “听你吹牛比!还淌了七条河!吹什么哦,你有那胆子啊?讲鬼都不相信。”张三嗤之以鼻。  “哦!就你胆子大?有本事我俩打个赌!你敢不敢?”陈道苏气愤地囔道。  “打赌就打赌!谁怕谁啊?”张三呼啦一声爬站起来叫道,“你有本事在夜里十二点钟,到七缸山上去,在每一个坟头放一个肉包子,我就服你,我就算输!”  “好!行!我买一篮子包子,我去放!”陈道苏也爬站起来,“我们赌什么?算输管什么用?”  “如果我输了,你敢放!在每个坟头放一个包子,哦!要在夜里十二点放,第二天我带人去查看,如果是的!大家可以作证,明天晚上,哦,后天晚上,你明晚上放。我后天在这里请你和大伙吃上一顿,菜由你点!如果你不敢放,你请!你敢吗?”张三瞪着陈道苏的脸叫着。  “什么明天、后天晚上啊,就今天晚上!我今天晚上放!谁怕谁啊!”陈道苏大声叫道,“隔壁不有包子店嘛,还有不少包子没有卖掉,我马上去。”  七缸山就是座乱坟岗,山上大坟小坟遍山都是。早的坟,从仅存的碑文上看是宋代的,迟的,还有直接把棺材放在山上的。坟大的有两间屋那么大,石碑有一人多高,坟小的,塌陷得几乎分辩不出来了。山上到处是盗洞,由于那山坟多,盗洞多,所以人迹罕至,野草长的茂盛,有些洞已看不见洞口了。  七缸山(现在的银桥湾那个物业处)的名子是有来历的,相传在明代时,有个大官叫严什么的,知道自己要犯法,就预先把金银财宝装了七大缸。然后请了八个匠人,把这七缸金银埋在这个山上,埋好之后就把这八个匠人给杀了,也一同埋在那里。不久那个官携全家逃向外地,可是还是被朝庭全部抓住,尽数诛杀。  这里的当地人有时在夜里看到山上出现金黄色的架子床,那床金光闪闪的,一会儿就不见了,有的人在傍晚还看见一条金黄色的牛在山上悠闲地吃着草,当人们向那地方赶去时,就不见了。还听老人们说,以前有个放牛娃到那山上放牛,牛下山了,人不见了。有人说被鬼拖了,有人说掉进山上盗墓的洞中去了。  陈道苏准备好了一大筲箕包子,在家里等夜深。一会儿他七十多岁的叔子拄着拐杖来了,他叔子是个道士,听说懂得一些法术,他进门就对陈道苏说:“听说你跟那张三打赌是吧?那七缸山不能去嗳,娃子嗳,听我的没有错!”  “为什么不能去啊!我已经和他打赌了,还当那么多人面,不去,我脸向哪里搁啊?”陈道苏说。  “酒台上说的话还当真啊!到底是面子重要还是……”他叔子没有继续向下说,后了叹口气说:“如果你要去的话,等会儿到我那里去,我给你一个东西带着。”  他叔子是个道士,他知道要给什么辟邪的东西,但他不相信世上有鬼神这些事:“世上哪有鬼神啊!我是不相信的!有鬼也是人装的!”  七缸山并不是遍山都是坟茔,山的南方,地势好的那一块地有许多坟墓,其余的地方没有。坟地的选址也象人的住所选址一样,选朝阳的地方。那陈道苏很少到这个七缸山来,再说这山离他家有七八里路程。他打着手电筒,拎着一大筲箕包子向七缸山赶。远远看到七缸山黑幽幽的,心中是有点怕,他边走边想着他叔子说的一些话,那些大大小小的坟茔不停的在他脑海里闪现。小时候放牛来过一次,那地方着实是个令人发怵,特别是新坟,还有那些停放在山上草丛中的棺材,这些棺材里的死人,死的日子不好,当时不能埋藏,要把棺材停在山上三年,然后才能埋藏.那些棺材下面用四块大石头支着,以防止下面吸湿,而棺材上面又盖些草以防雨淋。他小时候放牛时,见到一个,他先前以为是草堆,还倒在上面睡觉,后了看到血红的棺材头时,吓得他跑下了山。  “为什么有些人死了,死的日子不好,当时不能埋藏呢?如果埋藏了,又有什么事会发生?会不会变成僵尸?放在山上就不怕活过来?”他在想着这些事,突然他明白过来:放在山上再活过来,变为僵尸害不了家里人。以前听人说过这个事,如果死的不是时候,会活过来,然后就会跑回自己家里害人,如果放在山上不埋,活过来就跑到别的地方去了。  他现在有点后悔,应该来的时候到叔子那里取一样东西的。  陈道苏远远的看到七缸山上有户人家,大门开着,屋内灯火通明,隐隐的还见里面有几个人在走动。他心里稍安,心想什么时候这里做了房子?大约深夜十一点半左右,他上了山,在坟头散起包子来。  这山上的草长的太深,不象以前小时候,坟墓上和四周的山地,草地就象现在的公园草坪一样,那时被牛吃的,草长不起来,现在犁田不用牛了,所以农村几乎没有牛了。山上的草长得有半人高,有些地方还有一人高。陈道苏慢慢的从山半腰挨坟头散包子,边查看脚下的路,因为时不时的看到草丛中隐隐的冒出寒气的洞口,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掉进洞里。  他向山上散包子,心想应该要到那户人家了,因为先前在远处看到的房子应该就在上面,可是爬到认为有房子的地方,还是见一片坟茔。他心里焦急起来,因为筲箕里的包子并不多了,这片坟茔散不全,常言说得好:礼少一村,不能少一家。要么就不来,要来!这里的坟头,包子都要全散到。人世间都是这样,何况鬼?那没有散到的鬼不就生气了?鬼生气和人生气不一样嗳!想到这里,他头上冒了冷汗。  他向一个大坟走去,路过一个棺材,从草堆形状的样子看出来的。他还隐隐的看到稀稀的草缝中看到血红色的棺材头。他想绕过这个棺材,小时候他就怕这样的放在山上等三年后埋藏的棺材。但是绕避不了,因为棺材头不远处有个大的盗洞,他只好硬着头皮从棺材头前走,当他走到棺材头边时,出事了!  他突然看到棺材头下面猛然伸出一只手来,手心向上,五指张开,象要包子的手势。陈道苏头轰的一声响,就发疯似的冲下了山,不久,那陈道苏一命呜呼。  后了有人传言,那棺材底下的手是张三的,那张三那晚故意睡在那棺材下面等陈道苏来,想吓他一下。这话传到陈道苏叔子耳朵里,陈道苏的叔子很是生气。他知道那张三喜欢晚上上街去宣城东门的九龙池洗澡,洗过澡之后就看戏,一般要到晚上十点多钟回家。有一晚上,他瞄到张三又上街去了,他就在张三必经之路上下了猖(传说道士制作的鬼),打算把张三吓死。可是不巧的很,那晚他的侄女到塘里洗衣服,一下子被猖干到了,不久也死了。之后陈道苏的叔子很是后悔,说“害人就是害己啊”,以后他就不再打算报复张三了。 共 352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急性附睾炎吃什么好 让男性恢复自信
黑龙江专治男科的医院
成年癫痫病的病因有什么
标签

上一页:池鱼无玄机

下一页:说笑佛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