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内地解剖毒战录杜氏警匪片齐期待

2019/06/08 来源:钦州信息港

导读

小儿止咳小儿止咳小儿止咳步决定洗脑 从内地商业性考虑杜琪峰拍《毒战》酝酿了两年的时间,他和老搭档韦家辉一直想在内地拍

小儿止咳
小儿止咳
小儿止咳

决定洗脑 从内地商业性考虑

杜琪峰拍《毒战》酝酿了两年的时间,他和老搭档韦家辉一直想在内地拍一部警匪片,他们首要考虑的问题是怎样让一部国产警匪片能进入主流市场?好在杜琪峰本身就是一个极具吸引力标签,即使他内地的观众几乎都是通过DVD来对他的匪气获得认识。他和韦家辉的洗脑步骤就是先拍了两部爱情片:《单身男女》和《高海拔之恋》,虽然票房口碑不佳,杜琪峰认为亮点在于这两部戏都是我们了解内地的摄制方法。试水让他和韦家辉对《毒战》的剧本进行了改动,《毒战》的构思之初只有内地戏份没有香港戏份,洗脑过后的杜、韦决定让《毒战》发生的场景是内地香港大融合。

杜琪峰式洗脑

在香港是怎样都可以的,内地的话就会考虑可能性怎样的,会去考虑一些公安在审批时候的观点,去妥协。整个戏里面难的就是如何去协调到整个剧本出来,也不失港产片的味道,也不是完全将香港的所有搬上去。

本刊评鉴 《毒战》的场景仍是内地戏份多于香港,戏份集中在天津和广州,你看不到旺角的黑夜,看不到香港狭窄的街道与横七竖八的街道招牌,整部戏就是一个抓捕行动,在路上的公路戏让高速公路和车成为道具主角,环境没有了那么多港味,演员的状态、动作、身手以及全片的剪辑节奏是凝固杜氏港味的至关点,这一点上《毒战》没有将香港放弃。

第二步

寻找切入点 打击毒品不会错

拍了25年警匪片的杜琪峰,在他的纯港片系列的警匪片里,没有一部片子纯粹讲贩毒,他觉得香港可供创作的东西太多了,不像在内地,有各种题材禁忌。在他的港片里,也不存在谁打击谁,或者一个体系打击另一个体系,更多是对事件对峙冲突的描述。北上的他,意识到内地电影里必须得确立一个价值体系,首先得确立一个在内地审查的价值体系中没有异议的切入点,再从切入点中挖掘他可以深入文学性的地方。于是他确立了打击毒贩,对立点在于公安、人民对毒贩深恶痛绝之上,又将思考点放在毒贩的那句我不想死,请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来探讨内地的死刑特色。

杜琪峰式切入点

整部戏公安们是为了毒品全力去对付的,这种基础观念是没有人会反对的,概念上是不会出错误的,警匪片是否就是毒或者打毒呢?我认为是未必的,因为有很多不同的犯罪人物都可以在警匪片上出现。

本刊评鉴 《毒战》的形式看起来有主旋律的外壳,加上在杜琪峰的世界里出现了一个新词公安,拿捏不好很容易将一世英名溃败。杜琪峰之神在于他在找准了内地体系稳妥的切入点后,也丝毫没有放弃他对人性的兴趣。《毒战》中小组、冷暴力、不见红、凝固感、沉默这些标签也都没有弱化,枪声、打斗的方式仍是银河映像的风范,只是文学性上的探讨具有单线性,纯粹从死刑犯的自我救赎以及叛变出发,显得有些单调,不如他以往的港片《放逐》、《枪火》、《夺命金》那般暧昧性十足且意犹未尽。

第三步

过亿投资 仍有浪费的空间

港片坚守者杜琪峰北上拍片,海润影视给他的过亿投资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吸引力,众所周知杜琪峰以往的警匪片投资都不大,也就是小几千万的投资,只是银河映像的大楼里有很多自己的摄制棚,许多内场戏都在自己的摄制棚完成,极大减少开支。这次《毒战》的过亿投资,倒不是因为片中增加了大量需要花钱的交战戏,而是因为摄制的场景大多在内地,地方大、人手多、还有模型上的支出。《毒战》的整个拍摄有8个多月,杜琪峰的香港团队进入内地就有整整三个月的时间。

杜琪峰式计算

天津的天气比较冷,我们每天的工作量会少,因为早上8点天才亮,下午4点就天黑了。有时候又会出现很多雾,得等天晴,还有很多我们不能预测的事情都要更多地花钱。但我觉得是可以用少一点的钱去完成拍摄的,初次的尝试我们确实需要一点浪费。

本刊评鉴 从《毒战》来看,即使给杜琪峰再多几个亿的投资,他也不会把警匪片做成3D效果或者加入更多的特技啊、爆破的重场戏之类,如他所说,有更多的投资也就是让他能够更大胆在有更多时间尝试的基础上浪费而已。我们在《毒战》里看到的,有仓库里的重型机枪交火,仓库爆炸的戏,但这不是看的,看的是结局那场在大马路上用手枪相互射击的戏,简单明了,看起来不花什么钱,但气场足矣。

小结

杜琪峰并没有以神自封,可众人不约而同地都爱用神来定位杜琪峰,大概缘自他的警匪片中有一贯的迷人色彩,那种对宿命感、立体的人性以及轮回的暧昧性的探讨,配以黑色电影的气质呈现,似乎能解构许多问题,这种气质让杜琪峰成为众多业内外人士的偶像。这还在于杜琪峰的为人也个性鲜明,他在片场很凶、非电影宣传不爱接受媒体访问、一旦受访又非常坦诚及绅士。另一点是在众多香港导演北上炮制了许多捞金的烂片之后,长时间以来杜琪峰都充当着继续摄制制作精良、有人情味的港片坚守者的角色。这次他北上摄制国产片《毒战》,让很多人都将焦点对准杜氏警匪片是否会变质。杜琪峰的说法是我和韦先生(韦家辉)都很满意,《毒战》的风格呈现仍是杜琪峰旁观式稳、准、狠。关于杜琪峰是否在进行一场造神运动,并不是本刊要质疑他之处,每个导演、每个人潜意识里都会多多少少有自我塑造,也正是因为具有风格化,才让中国电影的类型化进程得以提升,观众需要并期待杜琪峰,业内人士定想更好地了解杜琪峰,所以我们借此契机解构杜琪峰。他是不是一个港片坚守者有待考证,只是看起来他的神话远远没有到总结的时候。

太胖找工作受歧视
专访白强盼海量培养足球爱好者帮更多孩子踢
温润的成都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