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政策取向不再干预电煤市场化好戏难演中心

2018-10-30 12:01:37

政策取向不再干预 电煤市场化好戏难演?_()中心

从2006年天开始上演、延续至今的煤电新一轮拉锯战仍未见分晓。截至3月15日,重点电煤合同4.9亿吨只有1.5亿吨左右已签订,虽然部分地区合同签订有所进展,但仍有70%左右电煤合同未签。

据了解,国家发改委等部委通知要求煤电企业在今年2月底之前完成全年电煤合同和运输合同签订任务,可是时至今日,因五大电力公司与煤炭企业分歧严重,双方全年电煤合同仍没有按照“大限”规定签完。作为资源价格改革元年的幕,电煤市场化这场戏并不好演。

政策取向:不再干预

2006年1月1日,“全国重点煤炭产运需衔接会”上,国家发改委宣布,电煤价格将取消浮动上限,由供需双方协商确定,不再行政干预。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欧新黔在会上表示,政府将建立电煤价格应急机制,如果市场电煤价格出现显着上涨或有可能显着上涨,将按照《价格法》有关规定,采取临时干预措施。同时,取消价格干预措施后,要进一步加强煤炭价格监测工作,建立中国电煤价格指数,为政府和企业决策提供依据。

“实际上,目前国内煤炭除电煤外,价格早已完全市场化。此次发改委取消电煤干预只是大势所趋,这也是我们煤企希望看到的。”山西同煤集团副总经理赵生龙在接受采访时说,1994年7月以后煤炭价格就基本市场化了,只是重点煤炭价格还在政府掌控中。“这次会议明确传达了此信息:国家将不会干预煤炭价格,企业可以根据市场供需来自己决定价格。”赵生龙告诉。

据了解,国家发改委有关煤价改革的核心意见主要是:突出企业市场主体地位,严格重点煤炭供需衔接资格;公布重点煤炭运力配置框架,指导供需衔接;严格执行《合同法》,签订规范的煤炭买卖合同;在政府监控条件下,由供需双方协商确定电煤价格;审查煤炭买卖合同,落实铁路运力;严格产运需衔接程序,提高衔接效率。

按照这样的改革思路,政府今后对电煤价格持放开的态度,只是在宏观层面上进行协调与监管。

煤电博弈

如果说电煤价格放开对煤企来说是“松绑放权”的话,那对电企来说就是“雪上加霜”。当国家发改委放开电煤价格管制时,电企开始坐不住了。“目前我们的火电厂基本都亏损,我们担心放开,会使得煤炭价格涨得太快,企业压力更大。”某发电集团的副总如是告诉。据他透露,其公司与某煤炭企业签订协议的内部价格都是440元/吨,“这个与之前的价差已经很大了。”

对此,世界银行驻华高级能源专家赵建平持不同看法,他认为电煤价格并没上涨到使电力企业无法承受的地步。据了解,此前煤炭市场的“计划电煤”只占到目前总电煤用量的20%左右,且此部分电煤均价低于市场煤价20%左右,即便所有的低价电煤全部涨至市场价,电力企业平均燃料成本也只上涨4%左右。

“电煤价格从大趋势来讲应该涨,目前煤价上涨的很大一部分好处被运输环节截流了,煤炭生产企业获利并不多,所以煤价应该涨。但如何上涨,这才是需要解决的问题。”北京能源投资公司李海滨在接受采访时说。

煤电难以签单说到底并非单纯的价格问题,而是两种经济体制的碰撞。煤炭企业已在市场经济中摸爬滚打十年多了,而电力企业却有些“不习也不愿习水性”。赵建平这样评价煤电之间的博弈。

垄断成改革羁绊?

“挤掉中间这个水分的难题在于地方政府的保护和各方的利益纠葛。” 李海滨指出。他认为,煤的价格肯定要反映生产以及安全成本,所以煤价上涨很有必要,但首先要做好中间环节的改革,“电企可以和煤企商量合同,但是绕不过去中间诸如铁路之类的运输环节,此外,当地的销售政策也有一定的地方保护主义。”

按照李海滨的观点,铁路运力的协调是一个重要环节,而铁路目前还是处于一个国家计划的状态,“如果愿意接受提价的电力企业,却没有运力保障;有运力保障的电力企业,又不愿意接受提价,这些都会产生问题。”

“煤价完全应该走向市场化,这样有利于资源的合理配置,也有利于公平竞争。至于电力企业所说的“电价没有市场化所以煤价不能放开”的观点并不成熟,因为电是一种特殊的产品,即使是在国外也没有完全市场化。关键是电公司处于垄断地位,控制了利润,使电厂和煤企都承担很大压力。”赵生龙认为某些环节还处于垄断,使得改革不能顺利进行。“其实电厂压力也很大,很大一部分利润流向了电公司。”

煤电价格联动:

不可或缺的过渡政策?

“实际上,煤炭产业上下游的矛盾总会存在,而且在现阶段很多环节并不能完全满足市场化的要求,这样的背景就需要一个过渡性的方案,而煤电价格联动就可以完成这个任务。”秦皇岛煤炭交易中心总经理李学刚告诉。

采访中接触的不少专家和企业界人士都认为,尽管煤电价格联动带有政府干预的行政色彩,但在现阶段很有实施的必要。有电力企业负责人告诉,通过对电煤价格的测算发现,现在煤价已经超过了煤电联动的上涨范围,“所以我们也希望国家再次进行煤电价格联动” 。

“从煤电价格联动本身来讲,煤价变了,电价也应随之浮动,这与电力企业有没有消化能力无关。作为国家的一种调控措施,合理完善的煤电价格联动方案是过渡到电煤市场化的一个有效措施。”中电联燃料协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同样强调煤电价格联动的意义。

“其实,目前电企这样联合抵制电煤的放开,并不是在跟煤企抗争,而是在与国家发改委较劲,想促成第二次煤电联动。”赵生龙亲口对说。

尽管有不少人认为煤电联动有其存在的合理性,但也有人认为继续实行煤电价格联动政策虽能够打破目前的对峙状态,但终究只是权宜之计,所以要从根本上解决煤电之争的问题,还需另谋良策。由此看来,没有配套机制,电煤价格市场化很难顺利实施。

“煤炭市场从2005年以来,供需基本平衡,所以在今年进行电煤价格改革不失为好的机会。”李学刚强调,只要煤炭上下游企业关系处理好,电煤市场化的难度不会很大。

木材加工厂
磁盘阵列柜
食物粉碎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