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男子不堪母亲长年遭殴打与朋友合力捅杀父亲

2019/10/13 来源:钦州信息港

导读

男子不堪母亲长年遭殴打与朋友合力捅杀父亲本报讯 (刘艺明)俗话说“父子情深”。很难想象的是,年仅22岁的王二涛,为了杀害自己的父亲让妹妹

  男子不堪母亲长年遭殴打与朋友合力捅杀父亲

  本报讯 (刘艺明)俗话说“父子情深”。很难想象的是,年仅22岁的王二涛,为了杀害自己的父亲让妹妹哄父亲来到南海,欺骗朋友张永社说父亲强奸了自己女友,终,他完了自己十多年来的心愿,在夜色的掩护下,生父被朋友捅杀。究竟他与父亲之前有着什么样的纠葛,让他如此痛下杀手?近日,佛山中院一审判处王二涛和张永社有期徒刑十五年和无期徒刑。在法与情之间,如此的结局让人感慨万千。

  作案动机

  他,从小饱受父亲虐待

  1987年,王二涛出生于陕西西安市周至县楼观镇大玉村。王二涛家里有四兄弟,他排行第三,排行第四的便是妹妹王小利。

  自从王二涛懂事开始,他对父亲王少文的憎恨就与日俱增。“他平时不但好赌,还经常打我们和妈妈,我来这里(南海丹灶)打工,也是想找机会干掉他。”这是王二涛在向公安机关供述时,咬牙切齿地说出的一句话。

  一通燃起了杀机

  2009年11月下旬,王二涛打给在家乡的妹妹,他听后让他再也无法强忍多年来想干掉父亲的欲望了。

  “他(王少文)又打母亲,他抓住她的头发,一下把他甩到了台阶上,满嘴都是血……”那头的王小利哭了,这头的王二涛愤怒了。

  据佛山市检察院指控,王二涛要王小利将父亲带到佛山,顺便吓唬教训一下他。“你看着办吧。”王小利想到,如果父亲离开了母亲,母亲起码不会再受虐待,于是便同意了王二涛的要求。

  报复计划

  欺骗好友教训亲父

  张永社是王二涛在深圳当保安时的同事,两人不但是老乡,而且感情非常好,是“一条内裤两个人穿”的关系。

  王二涛叫了张永社过来,让他“教训”一下王少文,不过王二涛并没有把他与王少文的真实关系告诉张永社。王二涛说,王少文是他在东莞打牌认识的,这个人不但欠钱不还,还吃喝嫖赌、无恶不作,甚至强奸了他的女朋友。这样一来,张永社立即表示,愿意帮王二涛一把。

  当月29日下午,王少文和王小利来到佛山。王二涛让张永社在南海区丹灶镇梅庄路段等候,还将刀具、手套等工具交给了张永社。

  与朋友合力将父亲捅杀

  晚上9时许,在昏暗的街灯中,躲在暗处的王二涛看到了王少文远远地走来。他打了个,叫妹妹谎称上厕所,走到路边草丛躲藏,无论有什么声响都不要出来。

  检察官称,王二涛忽然扑上前,将王少文按住,张永社持尖刀向王少文身上捅刺多刀,慌乱中还刺伤了王二涛的手部。身高超过1.8米的王少文摔地后大声呼救,奋力挣扎逃往丹灶镇工业园生态路高速公路交界,终不支倒地,后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对于这一情节,张永社在法庭上说出了不同的版本。他声称,自己拿过王二涛的刀,当时只是因为他怕王二涛会干傻事,后来看到王二涛与该男子扭打在一起,才上去“轻轻地”捅了他一刀。后来由于王少文挣扎,慌乱中才乱刺一通,刺中了他的头部、肩部等地方。

  医院疗伤被警方抓获

  案发后,南海警方在现场排查,发现现场有另外一个人的血迹,怀疑凶手可能受了伤,于是对周边医院进行排查。11月30日上午,民警发现,在丹灶医院的王二涛因右手手背受伤住院,并将其作出重点怀疑对象,将他带回派出所调查。王二涛随后供认了自己的罪行。之后,警方又根据王二涛的供述,赶往南海平洲,在那里抓获了张永社。

  12月2日,在王二涛的劝说下,王小利到丹灶派出所投案自首。公诉机关指控,王二涛和张永社的行为构成了故意杀人罪,而王小利的行为则构成了故意伤害罪。

  法院审理:妹妹事前不知情 死者也有过错

  张永社的律师称,张的行为属义愤杀人,没有主观预谋,之前只是想教训被害人。法院则认为,从一系列的证据可以证明两人事先有过预谋,因此他的辩解不成立。

  此前的庭审中,王小利事前是否知道哥哥让父亲来是为了要杀害父亲,一直是悬疑。在判决书中,发现检察机关的起诉内容中提到,王二涛叫王小利把父亲引到佛山,声称的目的只是“吓唬”一下他,而法官终也认定王小利的确事先不知情。此外,还认可了王小利悔罪、自首等从轻情节。

  法院认为,王二涛作为案件的提起者、指挥者和组织者,直接参与了案件的全过程,张永社则直接用刀将王少文杀害,两人均是案件的主犯。但是,总结起来,两人有四点从轻的情节:王少文长年虐待、打骂家人,使王二涛从小就心生怨恨,本身也具有一定的过错;王二涛能够打给妹妹,劝说妹妹前来自首,有立功表现;张永社的确在一定程度上受到王二涛言语的蒙骗;两人认罪、悔罪态度好。

  据此,佛山中院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王二涛有期徒刑十五年;判处张永社无期徒刑;判处王小利有期徒刑三年,缓期四年。

  村民求情:被害人“没有人性”

  也许光从王二涛的片言只语,还难以体会到为何他会亲手弑父,但是从楼观镇大玉村民的联名证明中,或者能更加清楚。

  楼观镇大玉村民委员会向法院提供了一份证明,这份证明有村里数十名村民的签名。村民们说,王少文的前妻因为忍受不了王的虐待,在她怀孕七八个月的时候服毒自尽。后来,他又娶了一名聋哑女子张某,也就是王二涛兄妹的母亲。他不仅经常暴打张某,有一次将硫酸泼到张某的脸上,致其毁容。张某不堪折磨,逃回娘家,王少文却拿着斧头来闹事,张某没办法只好乖乖地跟王回家,继续被虐待。

  “没有人性。”这是村民们对王少文精简的概括。他们还说,当地派出所里,满满的都是他打人伤人的记录。

  恨不能成为

  弑父的理由

  被害人王少文这样一个人,也许让人憎恨、愤怒,但是否因此就应该被剥夺生存的权利,死于非命,暴尸街头?在这个人文社会、法制社会,一个人的过错和罪应该由维系社会的法律来评价,而不是以暴制暴。被告人王二涛和王小利的犯罪行为也许是于情合理,但于法不容。

  ——检察官在评论这起案件时感慨道

婚姻家庭
野史秘闻
金融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