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天空】冬之生情“毕业”

2020/03/27 来源:钦州信息港

导读

《我的荒诞生活》是侯国军老师以侯琼为笔名出版的中短篇小说集,该书收入了他近年来发表的主要小说作品十三篇。不论从书名到内容,我不得不说这本书是

《我的荒诞生活》是侯国军老师以侯琼为笔名出版的中短篇小说集,该书收入了他近年来发表的主要小说作品十三篇。不论从书名到内容,我不得不说这本书是一本处处闪烁着“黑色幽默”灵光的作品。
黑色幽默是20世纪世界文坛上一个重要的文学流派,是由经历过二次世界大战的美国作家贡献给人类的艺术瑰宝和精神财富。所谓的黑色幽默,是以一种阴郁冷酷的调侃态度来对待人世间的种种邪恶和痛苦,在悲惨凄冷的氛围中发出怪诞的嬉笑,造成既滑稽可笑又残酷恐怖的效果。它是悲剧内容和喜剧形式相交织的混杂,中心内容主要是表现世界的荒诞、社会对人的异化、理性原则破灭后的惶惑、自我挣扎的徒劳。面对这一切,人们发出了玩世不恭的笑声,用幽默的人生态度拉开了与现实的距离,以维护饱受摧残的人性的尊严。
当然黑色幽默的作品往往是荒诞的、反英雄主义的、充满了对现实社会的嘲讽和愤怒,它对人生的残酷表述和笑中含泪的冷幽默,确实达到了对现实批判的最佳效果。
在现今中国文学还是现实主义大行其道,大部分老作家还在大谈巴尔扎克的对现实的揭露与批判时,经济的浪潮已经将相当一部分作家席卷到玄幻和悬疑推理类作品上去了。主流文学已经式微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现实主义的大旗似乎已经是日暮西山的时候。虽然有过先锋文学的探索,也有过跨文体写作的改良,但是大家最后不得不又回到现实主义的怀抱中来。面对多样媒体的市场瓜分,文学的地位日见尴尬,突围和改革就是不得不解决的主要问题了。很多作家在名利的诱惑下游弋于通俗读物与神怪言情的泥泽中而不能自拨,但是作为有良知的一部分严肃作家还是选择了冷静的思考,对文学的多样性进行了有益的尝试。
在这种情况下出版的《我的荒诞生活》就具有了不同凡响的现实意义,这是中国极少数在黑色幽默方面进行有效探索的作品,这种突出重围式的勇气,为中国当下文学的发展提供了某种可能与参考。从这个意义上评价,它应该具有划时代的标志,因为它是首先将黑色幽默大量应用在纯文本写作上的小说集,也是开始将这种文学样式进行成功移植的范例。下面就以下几个方面对这本小说集进行论述,来说明黑色幽默与本书的传承意义与重要影响。

一、荒诞的特色

黑色幽默和传统文学中的幽默是不一样的。在传统文学当中,喜剧讽刺反面人物的丑恶和畸形,悲剧表现正面英雄的痛苦和不幸。但是黑色幽默流派打破了这种界限,悲剧的内容采取了喜剧的艺术处理手法,痛苦和不幸也成了作者调侃的对象,即以喜剧形式表现悲剧的内涵。这类文字在该书中随处可见。
例如在《请让我来温暖你》当中,就讲叙了为了准备省领导来慰问特困职工而做的许多工作,作者就用了一个喜剧的形式来表现各式各样人的行为与语言,其中有几段非常经典的叙述:
按厂工会主席老郑说法,叫全副武装。老郑是“老转”,当了十几年兵,没打过一次仗,却总是身经百战的架势,张嘴就是冲锋陷阵,不是强攻就是智取。昨天的动员会一再强调,咱们厂是响当当的明星企业,咱们工会是善打大仗硬仗的部门,这次省领导来送温暖,慰问特困职工,既是企业的荣誉,也是对我们的考验。所以我们必须拿出攻坚战的战斗精神,每个环节都要做到天衣无缝,每个动作都要无懈可击,每个指战员都要百分之二百地努力。正是这百分之二百的要求,还真让一贯懈怠的陈元如临大敌,精心检查装备,生怕领导同特困职工握手时,错过那闪亮的一刻。想到能够为领导留下这光辉形象,能够为企业荣誉室再贴上一幅光彩照人的图片,陈元陡生几分豪迈,背上摄影包,扛起三脚架的动作比出征的壮士还牛B。
当大家忙的差不多了,而贫穷的前劳模吴静还为领导准备了价值80元的西湖龙井,这时接到通知,领导另有要务,不来了。而这时作为工会干部和吴静前男友的陈元只好代替领导来温暖这个受伤的女人。这时荒诞效果就出来了,作者的讽刺意图得到了空前的加强,遭遇了各种不幸的吴静等来的送温暖不过是一场闹剧。一群人十几天的辛苦准备被上面一句话就轻轻地否定了,把接待领导看成打仗的工会主席只好自嘲地说,“只当是一次演习。”这种“认认真真走过场,扎扎实实搞形式”的官僚作风,不正是现实生活中官场政治的真实写照吗?那些需要“温暖”的底层群体,连一点点形式上的安慰都得不到,这样的“黑色幽默”又怎能忍心笑出声来呢!
另外在《老袁的情人节》里,作者又讲了一个离奇的故事,一个丧失性能力的老袁,为了面子和同事打赌嫖娼,结果让很有点职业操守的 阿荣十分生气,找肩负扫黄重任的警察敲诈了他一下。让人看到了一个可笑可怜的底层小人物,为了自尊却失去了更多的自尊。而更可怜的是,老袁到最后仍然坚持向警察索要“嫖娼的发票”,这样的迷茫,如果说是社会环境导致了道德的沦丧,那么人性尊严的缺失,则正是自我意识的不觉醒。曾有作家感叹,穷人想要保持人格和脸面是多么艰难的事情。当然“性工作者”的敬业精神,在这种背景下,就不只是荒诞得可笑,而是陡然达到了反讽的艺术效果。
在《瘪茄子黄叔》中作者塑造了一个在单位靠说黄段子娱乐大众的黄叔,这个喜剧人物却有着很悲凉的另一面,结了三次不太愉快的婚,一生不得志。按他自己的总结,最委屈的还在女人这方面,年轻时自我糟践,年老了被别人糟践,有劲儿时没女人,满大街都是女人了,又“瘪茄子”了。但是这个言行有些不堪的亚男人,却有着正义善良的本质,他不但能够牺牲自己的名誉娱乐他人以求得生存空间,而且不惜冒险,帮助更加弱势的女人上访,在命运始终掌握在强势集团的今天,这种“螳臂挡车”式的造反,其结果可想而知。最精彩的是小说最后一段。张大爷由于吃了壮阳药在行房事中突发心肌梗死,驾鹤西去。这时:
张大妈哭天抹泪跟刘大妈述说一番,又到活动室进行更大规模的控诉。
这种隐私本来是不宜公开的,但是张大妈到处宣扬,这本身就已经够荒诞了,可是更荒诞的是他们把责任都变相加到最孱弱最可欺辱的黄叔身上,好心的黄叔还想给张大妈出份子钱,却不料被张大妈的利爪就连同他的脸皮一起撕破了。就连最具权威的邓爷爷也翻脸不认人,逼黄叔承担这个可耻的责任。作者步步紧逼,层层剥茧,将生活在同一环境里的各阶层人的真实嘴脸一一勾勒的惟妙惟肖。最后将黄叔逼到要跳楼的地步,但是这些人还不放手,还要嘲弄讽刺一番,书中写道:
黄叔使出浑身解数,挣脱了刘大妈的控制,冲开人群的阻拦,打开窗户,骑在窗台上。他威胁着说:“谁要再说老张头是我害死的,我就跳下去。”我试图把他抱下来,但见他眼里的火舌,只得在一边呆立。居委会是栋小楼,活动室在二层,我不担心黄叔跳楼摔死,可胸腔嘭嘭作响,不知担的什么心。
大家看到黄叔滑稽的样子,非但没被震慑,反而嘲笑起来,“跳啊,跳啊,真没想到你个瘪茄子还有跳楼的胆量啊,是根不倒吃多了吧?”有人劝慰张大妈节哀自便,人死不能复生,要学会照顾自己,有了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有了好身板,不怕没老头。还有人抬起掀翻的麻将桌,铺展桌布,就在我的视线被哗啦哗啦的麻将吸引的一刹那,黄叔的影子就在窗口消失了……
生活的荒诞闹剧就这样展开了,最荒诞的还在结尾,从楼上跳下来受伤的黄叔没有住进医院,而是送进了精神病院,理由是:
“黄叔没儿没女,住起院来谁管他吃喝,谁管他药费,送到精神病院,咱居委会就得负这些责任。”听她的口气,送精神病院,等于让黄叔公费疗养。
体制的原因造就这一幕幕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被作者巧妙的安排在一起,用放大镜变形扭曲,折射出生活真实残酷又令人无奈叹息的一面。这些精彩片断令人想起《儒林外史》中的许多白描夸张的镜头。真是笔若点睛,字字见血。没有一定的生活阅历和文字功夫,真是很难写出这么通透的文章。虽然没有达到一把辛酸泪的程度,但的确是满纸荒唐言。“黑色幽默”小说虽然充斥着荒诞,但是作为观念形态的文化,它不能不是现实经济生活和政治生活的反映。

二、 小丑的产生是折射病态的现实
默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主人公一般都是小人物,或者是小丑一类的反英雄式的人物。这些反英雄形象怀疑和否定了一切传统价值,有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孤独感,又有一定的追求和幻想。奥尔德曼认为,这些人之所以被迫扮演小丑的角色,是因为产生这类病态的畸形的人物的土壤是病态的畸形的社会。在黑色幽默的代表作品《第二十二条军规》中的主人公约赛连就是这样一个典型的反英雄人物,在他眼里看见的是,人们拼命地捞钱。看不见天堂,看不见圣者,也看不见天使。只看见人们利用每一种正直的冲动,利用每一出人类的悲剧捞钱。可是在这个疯狂的世界里,他由于正直、善良,反被人看成是疯子。他深感对这样一个世界无能为力,逐渐意识到只能靠自己去选择一条求生之路,最终他驾驶着飞机逃往一个理想化的国家瑞典。其实所谓的第二十二条军规并不存在,它只是无处不在、无所不能的残暴和专横的象征,是灭绝人性的官僚体制、是捉弄人和摧残人的乖戾力量。它虽然显得滑稽可笑,但又令人绝望害怕,使你永远无法摆脱,无法逾越。它永远对,你永远错,它总是有理,你总是无理。全是人在作祟,是人类本身的问题。《第二十二条军规》之所以成为经典就在于它在人类社会的这种人性恶的揭示和阐述上。
黑色幽默最早的作家纳博科夫,在他的小说《洛丽塔》中,就是叙述了一个中年男子与一个未成年少女的畸恋故事。综观大部分黑色幽默的作品,主人公无一例外的是小人物,要么就是具有正义感的玩世不恭的思想病人。
这在《我的荒诞生活》中,我们也得到验证。基本上没有很高大全的人物,就是表面上很正统的人,在作者的笔下,也干了些不是很光彩的事(《燃烧的夏季》中的刘钊《圈子》中的胡朋),或是心理阴暗虚伪(《但是》中的老贾)。其余的大多是些现实生活边缘的饮食男女,是是非非。有被欲望驱使,随波逐流地走向堕落的政府小科员;有憧憬诗意的人生,却最终吸毒自杀而亡的女诗人;有在庸俗的世界里被诚挚的爱所惊醒,不惜一切去偷偷寻求真爱,却骤然失之,以悲剧终结,再度回归苦恼现实的年轻主妇;有渴求事业成功,却不得不一次次将肉体出卖给衣冠楚楚的官商买办,换来开办画展资金的美女画家;有良心未泯,难涉欲海的记者;有道貌岸然,鲜廉寡耻的地方官吏;有受尽盘剥的下岗工人,有丧失家园的农民工,有师生情感纠缠不清的教师,有借助执法者的特权出卖肉体的 ,甚至还有人情味十足的发情的小狗……但是,这些人都有着自己的想法和愿望,在病态的社会里扭曲着挣扎着自己的灵魂。
在《花开花落》里作者塑造了一个被前夫背叛的少妇再婚后,难以忍受性生活的不和谐和外界的引诱而红杏出墙的故事。作者没有对人物进行道德式的谴责,而是从人性本身开始对人的欲望和社会伦理进行探讨。少妇的离婚是因为前夫的背叛,她的心理上是有阴影的,但是再婚后的不如意又是很现实摆在面前,找了一个年纪大而且那方面也不行的男人,还带着个孩子,自己又正青春逼人的年纪,却打扮得一付不适合的沧桑模样。人性本真与社会现实的冲突让她十分的矛盾。书中有一段总结颇为传神:
正如婚姻留给我的,只是心灵的烙印一样,炽热的阳光,也只能晒红我的皮肤,我能得到的,依然是烙印。心灵的烙印,看不见摸不着,然而时刻蜇人;手臂上的印记,尚在演变,它让我娇嫩的肌体代我受过。我期望,这就是惩戒,对罪恶行径乃至罪恶欲望的惩戒。这样,我就像脸上被刺青的歹徒那样,要么无颜混迹于世,要么如过街老鼠,人人得而诛之。
在结束之时,作者终于让少妇走出了自我救赎的一步,书中写道:
一个月后,老赵和我做了夫妻之事,我们都很努力,效果不错,产生了快感。事毕,老赵真诚地流下眼泪,他要求我继续做他的妻子,“这样,就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他考虑的是外部生存环境。我对他说,“给我时间,让我想想。”我考虑的是,即使他既往不咎,我俩也是同床异梦,终究不能否维护双方的尊严。我有我的生存法则。第二天,我毅然离开了这座城市,头也没回。车站广场上丢弃了一堆堆花盆,枯枝败叶的花朵,在疾风中瑟缩,我忽然想起,有一个什么节日刚刚过去。
在五四时期有人讨论过娜拉出走的问题,认为这是一大进步,是说明女性思想意识的觉醒。这篇小说并没有重复这一重大命题,它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现实社会对女性性意识的道德要求,尚没有突破封建社会的道德窠臼,即便是“妇女能顶半个天”,但妇女的性需求仍然没有得到男性天下应有的尊重。性与伦理,爱情与道德的冲突日益尖锐,而背负社会责任的往往是女性,这一出荒唐的姐弟恋反映的不仅仅是红杏出墙的问题。而作者的另一篇小说《同谋》,则可以视为这篇小说的姐妹篇或是思想上的延续。作者在这篇作品更进一步地逼近几近荒诞的情人关系。通过两个寄情婚外的女性的内心独白,描述了当今婚姻的苍白与虚伪。作者在文中有一句很点题的话,“爱情不过是男女交媾的借口。”虽然话说的有些偏激,但在成年男女的关系当中确实是一种普遍存在。而文中的虹姐对婚姻看的十分明白,饱受折磨,不但养情人,而且还谋杀亲夫,精神几近崩溃。从作者最后暗示她是残疾人来看,婚姻的残疾只是形式,而人性的残疾才是人生悲剧命运的根本。而作为同谋的晓丽,因为自己的娇美,对男人还抱有一丝幻想,或者说对自己的爱情还存留幻想,她想试试自己在情人刘总心中的地位,原本有些浪漫得矫情的游戏,却在自导自演绑架闹剧中落个被强奸的结果,于是,最滑稽的一幕出现了,书中写道:

共 948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我的荒诞生活》是侯国军老师以侯琼为笔名出版的中短篇小说集,它是悲剧内容和喜剧形式相交织的混杂,中心内容主要是表现世界的荒诞、社会对人的异化、理性原则破灭后的惶惑、自我挣扎的徒劳。面对这一切,人们发出了玩世不恭的笑声,用幽默的人生态度拉开了与现实的距离,以维护饱受摧残的人性的尊严。在现今中国文学还是现实主义大行其道,大部分老作家还在大谈巴尔扎克的对现实的揭露与批判时,经济的浪潮已经将相当一部分作家席卷到玄幻和悬疑推理类作品上去了,在这种情况下出版的《我的荒诞生活》就具有了不同凡响的现实意义。作者由荒诞的特色、小丑的产生、心灵化的叙述、总结了作品的特色,很值得大家借鉴。拜读美文,推荐加精。【责任编辑:隔水望伊人】【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22 2 】
1 楼 文友: 201 -02-2 11:08: 5 感谢赐稿,茶心偕同天涯的同仁热诚欢迎大作家的到来,相信,天涯有你更精彩!握手!月经总是提前乳房胀痛
治疗退行性骨关节病药物
手指戳伤怎么恢复
比较有效的减肥药
标签

友情链接